漂鳥集◎泰戈爾 譯者:周仲諧

     

夏天的漂鳥,飛來我窗前歌唱,突然又飛去了。

秋天的黃葉啊,卻沒有歌唱,只嘆息一聲,飄落在那裡。

啊!世上小小的流浪者之群啊,把你們的足跡留在我的字句裡吧。

在愛人的面前,世界卸下了它的莊嚴面具,

它變得渺小,宛如一首歌,一個輕輕的接吻。 

這是大地悲哀淚滴,常保持著她的微笑盛放。

浩瀚廣大的沙漠,常為搖搖頭笑笑就飛去的一葉青草而爍起愛情之火。

如果你渴念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在渴唸著星星囉。

跳著舞步的水啊,砂礫們正跟在你的後面,哀求著你的歌聲和流動。

你肯承擔起他們跛著的負擔嗎?

她渴望的臉龐,宛如夜雨,夢幻般地纏繞著我的心田。

一度,我們夢見我們是陌路人。

我們醒來時,卻發現我們正互相親愛著。

我的憂思宛如「黃昏」隱沒在寂靜的林中一樣平靜。

飄逸的微風,像看不見的手指,在我的心靈上彈奏著美妙的音樂。

~~摘錄於《漂鳥集》

夏日最後一朵蓮

 

蓮的情結

等你,在雨中
步雨後的紅蓮,翩翩,你走來
像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裡你走來

——一九六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出自余光中《蓮的聯想》

下次的約會
每一根白髮仍為你顫抖,每一根瀟騷
都記得舊時候,記得
你踩過的地方綻幾朵紅蓮
你立的地方噴一株水仙
你立在風中,裙也翩翩,髮也翩翩

——一九六二年八月三日晨

迴旋曲
在水中央,在水中央,我是負傷
的泳者,只為採一朵蓮
一朵蓮影,泅一整個夏天
仍在池上

——一九六三年一月十二日

PS:最近拍了許多荷花,一直想寫一些東西給她,但總是腦筋一片空白,突然看到余光中早期的作品"蓮的聯想",覺得有許多想說的話可透過詩人的字句表達,在〈蓮的聯想〉中,一段短暫而淒美的愛情,始於五月,終於八月,則是不容置疑的。那年,詩人三十四歲,自稱「已經進入中年,還如此迷信/迷信著美」。於是,愛上了一朵白蓮。詩人認為:「愛情是一種輪迴的病,生了又生」,到頭來,總是讓情人哭,情人死,情人離別。不死的總是愛情,頑固而可憫。「其實,愛情不一定要在現實中完成,」,「在作品中完成,也是一種完成。」,愛情只靠詩文完成,不是太柏拉圖了?「這要看個性啊!」余光中說:「有的人溫厚,處處為別人著想,反而能把愛情昇華成永恆的美感。」

願 –蔣勳

      願 –蔣勳

我願是滿山的杜鵑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我願是繁星 捨給一個夏天的夜晚
我願是千萬條江河 流向唯一的海洋
我願是那月 為你 再一次圓滿

如果你是島嶼 我願是環抱你的海洋
如果你張起了船帆 我願是輕輕吹動的風浪
如果你遠行 我願是那路 準備了平坦 隨你去到遠方
當你走累了 我願是夜晚 是路旁的客棧 有乾淨的枕席 供你睡眠
眠中有夢 我就是你枕上的淚痕

我願是手臂 讓你依靠
雖然白髮蒼蒼 我仍願是你腳邊的爐火 與你共話回憶的老年
你是笑 我是應和你的歌聲
你是淚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當你埋葬土中 我願是依伴你的青草
你成灰 我便成塵
如果 如果你對此生還有眷戀
我就再許一願 與你結來世的因緣

秋水長天

虞美人@蔣 捷

少年聽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今晚看蔣勳的散文集,看到這首宋詞,心中的悸動,是否已隨詞的意境流轉,我體會那一份無奈和寂寞.也曾有過年少,嘗過“笑漸不聞聲漸消,多情卻被無情惱”,而今壯年的我,看過悲歡離合的生死訣別,人情冷暖的炎涼世態.我知道我不能做到心如止水,但多少曾經轟轟烈烈的感情都變的如雲彩般平淡,在歲月的流逝中雲淡風輕的走過.它給你心弦的撥動,就像秋水長天般

 

夏夜雜思

 
願是那繁星
給一個夏天的夜晚
 
願是那明月
給夏天再一次圓滿
 
願是吹動的風
給船帆輕輕揚起了旅程
走累了
是路旁的旅店 讓你依靠
 
與你共話回憶
妳是笑
我是妳歌聲的合弦
妳是淚
我是陪伴妳的星光
 

無言歌—席慕蓉

 
潮起潮落
一生也可以就這樣慢慢渡過
可是 你一定也會有想起我的時候吧
當你的船泊進那小小的港
在離我極遠極遠的北方
當風拂過 日將落未落
你是怎樣面對那些已經過去了的 和
還沒有來臨的痛苦 怎樣去面對
所有相似的薄暮
你一定也會有再重新想起我的時候吧
可是 你是怎樣
將過往的航線逐一封鎖
讓音訊斷絕 讓希望暗暗沉沒
只留下一首無言的歌
在荒寂的港口上 隨著潮起
隨意潮落

■人間詩選 七分滿的人生 @北辰

 何必找五顏六色的迷惑
    七分滿的人生已十分可口 
    或許你想一頭鑽進隧道
    但喝一杯熱茶也可以醒酒
    七分滿的人生有許多追求
    點到為止的渴望像熱的泡泡
    在果醋加冰塊你可會嫉妒
    黑咖啡興奮還是要睡個好覺
    人生的迷宮裡千頭萬緒
    標準的口味只出現夢裡
    五分六分或許不會有奇蹟
    八分九分卻一定由滿而溢
    七分滿的人生是一種幸福
    不羈絆不盲從不會自苦
    適可而止這也是一種藝術
    有愈多要更多哪算幸福
    巧克力很好喝太粘又很膩
    冰可樂真剌激舌頭會麻痺
    七分滿的人生無過無不及
    想清楚有個夢便放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