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誠

三年的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又迎來了東港迎王平安祭,祭典從10/14 -10/21 為期8天的祭典,從請王、繞境、宴王到送王,祭祀科儀完全遵照古禮,東港鎮處處可見喧囂熱鬧的繞境神轎與陣頭、虔誠膜拜的信徒,尤其,精雕細琢、彩繪華麗的王船更引人注目,當您有機會在迎王平安祭典到東港旅遊時,不妨深入體會在地的文化熱情。

在人們的臉上,虔誠膜拜祈禱,希望心願給自己一個寄托,我也馨香膜拜, 想起江惠唱的那首"博杯"的歌詞旋律
窗外清風一直吹 心事欲講抹詳細
有時悶悶想歸瞑 等無月光入來坐
雙親頭鬃漸漸白 情愛誰人會賜配
無講出的彼句話 只有博杯問天地

問世間冷暖怎輪迴 事業前途應該走去叨
希望一切就會凍順適 大大小小平安快樂過
問緣份到底欠外多 為何真意真心 無地找
雖然就慣習孤單一個 並無放棄 有情人來陪

惦惦無聲 頭犁犁 看著紛亂的土地
誠心最後博一杯 望天替咱保庇這個家

我拿起相機,看著眼前虔誠的臉龐,記錄那瞬間的的感動,雖然相機有未必可留下,但看見的畫面是會記憶的,它會在腦海中留下,偶爾會發酵,就像鋼琴的旋音迴盪,當然也會遠離,但用虔誠的心祈禱著,只願心想平安健康!這份心意是不變的.





廣告

秋絮

蘆葦的花絮隨著風搖曳,有些白絮飄到面前,雲淡風輕的心情是秋天的意境,天光雲影一片澄澈,可以讀書,可以散步,可以沉思冥想,也可以無所事事。一切操之在己,不必在意旁人的眼光。

我常想,這是人到中年的好處。年少的時候,我很難做到這樣。總有太多的想不開,父母的期待、同儕的壓力,還有許多的競爭。覺得日子不應虛度,所以要快馬加鞭,也要積極進取。我,是比較不快樂的。有時候,留一點空閒來發呆,也是好的。

這輩子最美好的事是跟知己的相遇,凍齡這個詞最近很流行,用在她身上是最好的形容,時光也已經流逝了許多,再不是青春年少了,但每次見到她,她還是容光煥發,覺得看她是最美好幸福的,好像初見她時的樣子,那時的職場菜鳥被長官派去行政大樓傳真給廠商,看到一位美女在傳真室裡與會計課同事在聊天,當時的我還是現場的菜鳥,根本認識不到幾個人,"美"的她就像午後陽光,斜映入百葉窗裡,把斑駁的牆塗上不同的顏色般!

我一邊回溯剛剛在腦中放映的紀錄片,一邊望著沾染上灰塵有些模糊的車窗外的迷濛天空。雖然是晴朗的,絲絲陽光有些許散落在我的膝蓋上,但雲卻厚得化不開。人生能遇見你真好^_^

IT forum 2011

過了中秋之後,微涼的清晨,颱風的季節還沒結束,有時下午會來陣雷雨,烏黑的天空透著幾條恐怖的閃電.然後斗大的雨滴就下來了.曾經想問人生到底是苦或樂? 老媽受膝關節的痛楚已好多年了.終於克服手術的心理恐懼,決定要換人工關節了,兩個小時多的手術過程,讓我在開刀房外度分如年,終於等到廣播呼喚家屬進開刀房.心裡的石頭終於可以放下了!

今天是隔了六年後重開的IT Forum ,六年的時光有時變化是默默地轉換,孩子長高了,大人老了,白髮多了.同事離了!生活的過程就是如此,聚散無常,Cherry , Joanne,Cathy,這些曾熟悉的名字,如今只能放在記憶庫裡了.過往互動的種種,如電影般在腦海裡播映,她們的映象隨著這次IT Forum又在心的倒帶裡快速旋轉.

有時在想,時光能倒轉嗎?每個人到了中年後總會想年輕時的過往,那是一種怎麼形容的情結呢?想當年勇或是曾有過的愛戀,但時間之河卻從來不停止,總是在一轉眼間越來越接近出海口.

撿拾記憶

當自己不再年輕之後,剩下來的只有什麼?也許是那些支離破碎的記憶了吧!像今天突然想起媽媽戴的花布斗笠,那是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的證明,看著爸媽戴著斗笠在田園的身影,那些許的記憶有點辛酸但卻有更多的感慨!

今早整理了幾本十幾年前從美國帶回來的童書,看著那精美的圖畫,保持良好的書樣,想起陪女兒兒子讀書的時光,也許現在要找回那段日子有點困難,畢竟他們倆都長大了。記憶在我看來確實是一張張照片,那是孩子記錄關連,而我的確這麼做了,隨著韶光飛逝,孩子們將來未必是名人,未必非常厲害,未必口袋多金,但這些都無所謂,因為真正可貴的東西是沒有價格的只有價值。

人生總會有一些丟不下的東西,猶如夏夜裡突然從雲翳裡探出頭來,乍隱乍現沉默與孤獨的星辰。有時想起某個人,卻越來越模糊她的樣子,有人認為找到夢中情人,戀情順利,是幸福;有人認為住豪宅,身上多金,享受豐厚的物質生活,才稱得上是幸福……於是為了得到所愛,不惜做出傷害自己或是傷害別人的傻事;沒有經濟能力的人,為了跟人比拼,拼命刷卡消費,換來付不完的帳單……強摘的果實不會甜,欲望不可能有真正滿足的一天,如果以「心想事成」或是有形的物質來定義幸福,又如何會有幸福可言?

那麼記憶呢?也許隱身在每個當下,在自己的內心。想在人生的拉距中找到平衡點,也許平凡吧!就是最好的記憶吧!

日曆

日曆翻啊翻的,怎麼一年又翻完了。舊的一年過去,新的一年到來。感覺上,彷彿才掛上新的日曆,每天撕著又撕著,不知不覺怎麼就剩下薄薄的幾張了?三百多個日子,竟在彈指之間流逝,無蹤無跡。小時候看教室牆上貼的標語:「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當時一知半解,總有著不可思議的迷惑不解,只當成大人說教的條文。

每年換新日曆時,總是滿懷感謝,可不是嗎?又多活了一年,又見到燦爛的太陽,又擁有許多實現夢想的時間,又能欣賞世界上的真善美,當然,在換上新的日曆時,也不免有所感傷,尤其在數算年齡時,歲月催人老,無限感嘆更沉、更深了。但是,轉一下眼睛,看看孩子們茁壯、旺暢的生命,便覺寬慰而釋然了。這就是生命,不斷綿延,不停更新,不住繼起。逝者已矣!來者可追,不論你喜歡不喜歡,不管你願不願意。檢討過去一年,將那些不好的,任其付之東流;把一些美麗的,溫馨的,甜美的點點滴滴,好好留住,然後用一種全新的心情,來迎接全新的一年。

微風輕吹的冬日,吹出微涼舒意,我抬眼望向天空,空氣微寒中一片清澄,輕撫過身,冷不防一遍涼意泛過全身;深邃如夢的藍色迷濛中,有種柔和撫平內心淡淡的惆悵。我想我應是被貶的星宿,下凡來還一切情緣———我是如此的依戀那一種透明的清朗。日劇《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中有一景亮透的藍天白雲,美得教人屏息,那種美,就像一種靜好的心情,在凝望的瞬間,讓人不忍相忘!那刻的微微落寞,雙目所及的藍天想必流動著過往的愛與愁—一瞬甜美,一晌哀愁,皆因回憶安住心底,而留下永恆之美,如同定格的照片,拍下的瞬間,也將那份貴重鎖進心底。

 

 

提著燈籠找仙女

PS:看了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小時候弟妹也是家庭扶助中心的扶養對象,那時也是收到許多美國扶養的阿姨寄來的信件,裡面也是有社工叔叔阿姨的翻譯,想起那時還小看不懂英文,但妹妹努力寫信的樣子卻讓我印象深刻.偶然的機會,同事寄了這篇文章,讓我陷入久遠的記憶中!

我們都可以讓這社會更溫馨些
《信》李玉屏╱著

認識秀美,是從一封信開始。她的信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吉蒂媽媽:

妳寄來的錢,收到了。媽媽買了一隻老母雞來進補。媽媽說,謝謝妳。

上星期月考,國語和常識我都會,只有算術考得不好,尤其是雞兔同籠我總是 算不出來。
祝妳健康美麗。

秀美敬上。

信中的吉蒂媽媽,是美國人,透過基督教兒童福利基金會的家庭扶助中心,認養 了台灣的秀美。

秀美寫的這封中文信,還沒有寄到美國之前,先到我手上,我是信件的翻譯人。

當時我在高中教英文,利用課餘之暇,做義工,替家扶中心的孩子和他們的國外認養人,做一個溝通的橋樑。也就是說:把孩子們寫的中文信翻譯成英文,再把認養人的英文信譯成中文。

家扶中心的孩子,每年至少要寫兩封信:

一封在聖誕節前,恭祝他們的認養父母身体健康、聖誕快樂,新年如意。另一封則在新年以後,報告他們目前的生活情況或是學業問題等。 一般來說,國外的認養父母都會在收到信後,寫封回信,或是寄份禮物。有些關心孩子的國外認養人,甚至每個月都有來信,家扶中心的規定是:有信必回。

我們這個縣很大,清寒學子也多。民國七十年初,國外的認養人就有四五千人,來來往往的信件,每年高達兩萬封以上。這些信件經家扶中心登記後,交由我翻譯。因為人數太多,信件複雜,為了整理上的方便,我把雙方的來信和我翻譯的信,都存有底稿,做成檔案。

秀美的信寫去後不久,吉蒂媽媽的回信來了:

親愛的秀美:

隨信附上十元,請妳母親用這個錢去買一隻年輕的小雞,因為母雞已經老了,本身就沒有營養,吃了它,不會增進健康的。

雞和兔子不是同類,習性和取食方式也不相同,把牠們放在同一個籠子裡,一定會打架。妳們做這樣的實驗,真有趣。

很喜歡讀到妳的信。新的一年,祝妳學業進步。

                         吉蒂媽媽寫于美國

吉蒂媽媽的信,讓我深深体會到中美兩國在文化間的差異。這種差異,不是一個國小五年級,只有十一歲大的孩子說得清楚的。我想,為了不傷孩子的心,我是這樣翻譯的:

親愛的秀美:

妳的母親身体好些了嗎。希望她身体早日康復。我隨信寄上十元,再買隻老母雞進進補吧!

美國人吃雞,喜歡吃小雞,小雞比較嫩,燒烤煮炸也比較快,吃起來較有口感,至於是否補身体,就不得而知了。中國人的食文化,已經有五千年歷史,以老母雞進補,一定有道理的!

妳說妳算術不好。秀美,算術是很有趣的,想想看,兩隻腳的雞和四隻腳的兔同在一個籠子裡,由腳的數目,算出雞兔的數目,真的很了不起呢!我們這裡的人都知道台灣來的學生,數學最強,看了妳的信纔知道,原來妳們是這樣訓練出來的。秀美,妳要認真地學,說不定妳以後會成為算術家哦!

愛妳的媽媽吉蒂

這封信後,秀美又連續寫了幾封。從秀美的信裡,我知道她住在鄉下。為了生活,她的父親到城裡做建築工人,兩年前在工地挖地基的時候,被大石塊擊中,不幸喪命。

她母親在親友的資助下,每天清晨在家附近的市場賣些小菜,養育三個孩子。秀美是家中的長女,她有兩個弟弟。秀美要做家事,又要照顧弟弟,是個好女孩。

我雖然沒見過秀美,從她的信中,已有感情。最記得她寫元宵節提燈籠的事。她只寫了幾個字,我卻編了一大段。我告訴她的吉蒂媽媽,有關提燈籠的由來。

我寫說:農曆新年,對我們中國人來說,是個感恩的日子,感謝天上的眾神一年來的賜福與照顧。所以過年期間,民間焚香拜神,請天上的眾神和美麗的仙女,來到人間,與民同樂,共度佳節。十五天後,年節結束,一切恢復正常,農人要開始下田,學生要開始上課,工人開始上工。可是,有的仙女會玩得太快樂了,而忘了返回天庭。於是,人們就在晚間,提上各式各樣的燈籠,希望還能找到漂亮的仙女,請她們留下來,留下來做人間的妻子!

藉由翻譯,我把孩子的信加長了,內容豐富了,也把中華文化宣揚了。不久,吉蒂媽媽的回信也寄到了。

她在回信中特別提到元宵節的事。她說:信中提到的元宵佳節,是個多麼美麗的夜晚,我可以想像得出來,一群快樂的人,提著一盞盞的燈籠,在找尋仙女。忽然有人高興地大叫:我找到仙女啦!

她又說,從秀美的信中,她慢慢地了解到,中國文化也有浪漫多情的一面。浪漫可以讓生活變得輕鬆娛悅,多情讓生活變得多采多姿…。

吉蒂媽媽還提到我,她說她喜歡讀我翻譯的信,她覺得我是個悠閒的文化人,希望跟我交個朋友。

從來信中要和我交朋友的不止吉蒂媽媽一人,有好幾位國外認養人都在信中提到,但是我沒有回應。我的工作是把孩子跟認養人之間的溝通盡量做得完美。何況,我在翻譯信件的同時,就是她們的隱形朋友,我應該保持我的隱密性。

她說我悠閒,其實我很忙。我要教書、要管家、要寫文章,還有這麼多信件等著我翻譯。雖然辛苦,卻甘之如飴。這份義工,作了將近五年,直到台灣提升經濟開發的國家後,纔停止國外的認養措施。

秀美升到中學後,就失去了音訊。

好多年後,學校新進來一位年輕的英文老師,白白的、高高的,文文靜靜的臉上總帶著笑,她也叫秀美。我們同在一個辦公室,偶而聊聊天,她告訴我她的父親很早過世了,母親身体不好,經常生病,她還有兩個弟弟…。我想,不會就是那個寫信的秀美吧!

有一天,我們兩帶學生去台北參加全省英文作文比賽。晚上同住一室。聊到英文,她告訴我,她從小學就和一位美國媽媽通信,雖然英文信不是她寫的,可是這些信都留著。上了中學後,她努力學英文,把以前的信一封一封地讀,不懂的單字一個一個地查,她非常感謝那位翻譯她信件的人。她到家扶中心問過幾次,希望能當面謝謝那位翻譯者,家扶中心的工作人員不告訴她,只說,如果妳要感謝她,就把英文唸好!

如果我猜得不錯,她就是那個秀美!

她沉默了一會,突然問我:妳知道元宵節為什麼要提燈籠嗎!

我的心一驚,果然是她!

剎那間,我本想告訴她我就是翻譯信件的人。可是,話剛到嘴邊,我停住了,我要保守這個秘密,有些事存在心裡比講出來,更有意義…。我只是看著她,微微地搖搖頭…。

她笑起來,輕柔地說:提著燈籠,去找仙女……

     
   
  早晨的山路下過一場雨,沒有陽光的那面,留有未乾的痕跡,我能聞到風中的濕氣與陰涼。

空氣格外清新;天空特別湛藍,滿眼盡是觸手可及的綠。然而,我在這裡,你卻在那裡。

Photo by 4Seasoncolor 03/19/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