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條康莊大道嗎?

短暫退休的日子,把它當成25年來的暑假班過,雖然有自己的課題要研究,但總覺得缺少甚麼?也許是一種規律的生活習慣吧!

過年前那種每天起床趕交通車的日子,雖然未來是固定搭火車,但缺少的是甚麼?也許是熟悉的談話對象。雖然會懷念但就像那些真的退休的前輩,漸漸的淡了感覺!時間距離就是大家的藉口。

人生是一條「康莊大道」?──

年輕時,我是這麼想的。

從好的大學畢業、進一家好的公司,只要認真工作,便能升官、加薪,等孩子長大後,就可以安享幸福的晚年。我曾經以為人生真的有這樣一條康莊大道。人往往會在不知不覺間,採信了一般社會大眾相信的事物,同時也有一點害怕偏離這條康莊大道。

但這麼多年來,我卻發現自己一直在壓抑自己在這個舒適的環境中不知外面天地,直到被人叫離這個舒適圈後,才發現原來外面的世界也是很精彩。與其過著離鄉背井渾渾噩噩的日子,把自己的能力再發揮,就不用感嘆遇不到伯樂。

眼前絕對沒有鋪好的道路,完全可以自己決定要往哪裡去。想從事什麼工作?用什麼態度面對工作?在哪一家公司工作?當然會時常感到不安。

不過,這個世界的現實景況便是如此,倒不如就好好享受這股不安。未來,就是因為充滿未知數,所以才有無限可能,人就是要為這份未知賭上自己,因為有這麼多的不確定,我們往往傾向隨波逐流。有沒有另一條道路呢?

不論幸福還是不幸,人能生存的只有「現在」這一瞬間。既然如此,過去、現在和未來這三者之中,最該重視哪一個,應該想都不用想吧!

走出自己的路

做自己,永遠不會太晚。

不過對我而言,永遠都嫌太早。

它沒有時間限制,什麼時候開始都可以。

我們可以改變,或者維持現狀。沒有規定。

我們可以用心感受,或者做個行屍走肉。

我希望你能用心感受。

去看震驚你的事物。

去感受你從未感受的。

我希望你能多認識看法不同的人。

我希望你能挑戰自己。

我希望你跌倒,再自己爬起來。

我希望你能夠活出你要的人生。

倘若沒有,我希望你重新來過。

—艾瑞克‧ 羅斯(Eric Roth),《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劇本

 

第一志願

她告訴我一個很簡單的人生道理:煩惱,每晚睡前通通忘記。快樂,每天早上從頭做起。但現在的我知道:人生最大的成就,是快樂。最值得爭取的頭銜,是幸福。不同階段,追求不同東西。下半生,我有了全新的「第一志願」。

28

流浪在夏天的黃金雨

阿勃勒的綻放,是屬於夏初的色盤,串串的花朵是另類的黃金雨,黃澄澄展現自己的美麗,但是有時人事物只短短相會,炫目的記憶只是一瞬間,就像張清芳唱的"燃燒一瞬間"點起心中那片熊熊火焰 燃燒一瞬間. 往事猶如夢境,那些散落在塵封故事裡的記憶碎片,彷彿就是小溪,漸淡漸遠了;而那些遺失在清晨草葉上的露珠,宛如昨夜繽紛的細語,晶瑩閃亮,熠熠生輝。

安靜的空間裡,幾株默默迎著午後日光的九重葛、幾張老舊硬式的木質長椅、這裡應該會是一個更加靜默無語的地方,彷彿隨時都可以在一首黑膠唱盤的懷舊曲調裡,沉沉地持續睡去。這樣的夏日時光,靜美如玉,是生活裡的一抹詩意。

蔣勳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不知道為什麼,許多朋友到了中年,會忽然懷想起青年時候讀過的《流浪者之歌》,也許是再一次出走吧?從叫囂的聲音中出現,從憤怒的人群中出走,從極端的愛恨中出走,從扭曲變形的臉孔中出走,走向一片寬和平坦的心境中去。」

有人說這個世界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在流浪。說走就走,是人生中最華麗的奢侈,也是最耀眼的自由。現代人的生活太忙碌了,工作壓力太大了,因此內心中不時會浮現出走的慾望,會響起流浪的呼喚。我想,出走真正的意義是為了找到心靈歸宿,因此,一切的追尋,其實是為了在過程中體驗到自己,所以,眼中的風景,常常是自己的一種心情。或許,真正的發現之旅,不是尋找新世界,而是用新的視野看世界。

或許 隨緣

一般人聽到「隨緣」二個字,大抵會覺得心有戚戚焉,人生在世許多事情實在身不由己,不隨緣是跟自己過不去,聽起來很豁達,可是,說話的神情和語氣又非常無奈。到底,隨緣是放棄?還是放下?

幾年前有朋友在Blog上,我鼓勵她對感情的事看開點,她回我一句話「隨緣吧!」我說:「隨緣,是珍惜當下的緣分和學習的機會;隨緣,也是對於因緣未成熟的事情,當放下則放下的態度。」

人的心境其實總是片段的,通常會有意無意的映照著,那些一路走來的道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人,活在緣分當中,緣深緣淺、好緣惡緣,自然結果不同,世間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嗎?幾年前寫Blog時認識了許多對岸的朋友,大家以文會友,偶而說點自己身邊的故事回憶,日子也不知不覺地過了幾年,然後也漸漸的失去聯絡!所以對「隨緣」二個字,有許多的感受,「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緣生的當下,也正是緣滅的開始,應以平常心看待,不憂不喜,世間無緣不聚、無緣不成,遇到好因緣,珍惜、感恩;遇到逆境考驗,自許自己增加忍耐,智慧的學習。

回過身,轉個彎,或許,路會更寬?

 

櫻雨

這已是二月上金針山賞櫻的事了!很久不再動筆寫文章卻總懸在空中的話要給它烙下,春天的南部是一年最好的季節,很少下雨又不會太冷,可是人說東山下雨西山晴,我就是碰到如此的情況,西半部好天氣,沒想到南迴公路的另一端卻是陰雨綿綿,這下子要雨中賞櫻了。

春雨的金針山間,依然嵐霧氤氳、天候冷冽,艷紅的八重櫻花竟已早開了……。舉目近身,緋色櫻瓣,沾我持相機的衣袖,晶亮如珠串地映照灰銀的雨中天光,靜默地遠望對面山谷。紅色漸層開始延伸了!籠罩在一片櫻花海中,美不勝收。
隨著來到高處的涼亭躲雨,亭外的櫻花樹,在雨滴下,一蕊蕊花朵,更顯出嬌柔嫵媚,令我不由得盯著它看,目光捨不得離開。三年前來過這裡,那時陽光普照,而如今卻是雨霧看花,不論悲喜,它總是守著一年一度的葉落花開。不知不覺中,四周景物一一消失,眼前粉嫩色彩的櫻花帶我進入如夢如幻的境界,流暢飛舞的枝幹,展現出絕妙花姿,迷戀著我……。

這些年來,旅行中每逢山水林蔭,我總會選擇在樹下靜坐片刻。 恬靜的大自然彷彿能賦予人一種心靈澄定的力量,使雜念化入風聲、葉落聲、流水或鳥語聲。而一分平寧的覺照力,也就與透入林蔭的光同樣透澈了。這些美麗全是自然野地裡的天生,看著櫻花飄落滿地,以前的我會覺得失落,但慢慢、漸漸終於懂了,這就是:「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盲從

丹麥哲學家齊克果曾經說過:「人們的沮喪,通常是因為無法做自己;而一個人最深沉的失落,則是選擇成為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人生旅程,為了尋求認同得到肯定,多少人蒙著眼睛追求速度,死命地開快車,卻不知道究竟要開往哪裡……世俗的價值觀,逼得大家拿自己的人生跟別人比較,無時不刻上演向外追逐的荒謬戲碼,到頭來陷身矛盾衝突,甚至自我分裂的可悲境遇……
盲從就好像是千絲萬縷的線頭,如果它讓你無所適從,感到混亂不安與痛苦;那麼,勇敢的踩煞車吧!回歸與生俱來的本性,做自己,那才是讓人快樂的源頭。

「慢」與「快」

「慢」與「快」,在我心中奇異地交錯。快所帶來的便捷,不也正是給了我們更多的時間區塊,讓我們能從容其中慢慢思惟、慢慢深化、慢慢感知生命的況味。只要心念一轉,也猶如上山,猶如聽禪。

高轉速幾乎是現代人的節奏模式,但在衝鋒陷陣之餘,人們都需要一座山,可以慢,可以靜,可以悠悠而行,可以靜靜聽禪音、觀自心。 慢,是一種心境,放慢生活節奏的身心需求,在諸如「刻不容緩」、「分秒必爭」、「稍縱即逝」等等的速度思惟裡,從快的追逐,增加慢的從容。

我送妳兩句話──『萬丈紅塵心不染,空谷無人水自流』,每天早上起來就提醒自己,自己是不存在的,這是禪的心境。萬丈紅塵是非紛擾,我們要練習不讓任何事物干擾了心,就如空谷水流般處於平靜狀態。心不染,但能處事,山谷還是山谷,澗水還是慢慢在流,這是禪修者每天必須的體驗。」

—–看了"枯木開花 聖嚴法師傳"心有所感,想把最美好的分享給妳,雖然妳總是很忙,我依然習慣於等待,等待讓我心更知道沒有妳的時刻,我是一株失根的蘭花,總是漂浮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