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電影 and 日劇音樂

柴可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交響人生

《交響人生》劇情是30年前安德烈是俄羅斯首席歌劇院的指揮家,因為政治因素淪為歌劇院的清潔工,無意間發現巴黎的演出邀請。想要重新站上指揮台的他,召集了一群雜牌軍組成一支管絃樂隊,想要前進巴黎完成夢想。

交響人生》中,指揮家安德烈菲利波夫選擇重返舞台的作品就是柴可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1878年柴可夫斯基在日內瓦養病時,創作了此曲,這也是他情感激烈的一生中最艱難、最痛苦的人生階段時期。

一個音樂家離開樂團,離開媒體注目的光環,還能夠做什麼?故事背景於1980年的莫斯科,憑藉著對音樂的熱情也無法填飽肚子,只能夠紛紛放下樂譜:在街頭賣藝,開救護車忍受雜亂的警笛,或者當個躲在邊角發夢的清潔工。

這部相當戲謔的電影把刻板的民族國家特性都拿來發揮:猶太人的生意頭腦和音樂天賦,吉普賽人懂得占卜、喜歡熱鬧跟不拘泥塵世,俄羅斯人喜歡喝Vodka跟他們的民族意識,法國人的條理和錙銖必較;乃至韓國黑心貨跟中國山寨機。

安德烈的妻子看著丈夫昔日神采自信的眼神逐漸失去光芒,心中的不捨自然不可言喻。一個願意尊重並且支持對方理想的伴侶,實在是終生難覓。一旦遇到了,就要如同安德烈懷著感激好好珍惜。

「學 習樂器就像騎腳踏車一樣,學會了就不再忘記」;即便荒廢多年,在重拾的瞬間感覺總能如此熟稔。曾經依附在這些管絃上的靈魂,頃刻奔流於指間,竄動在每個音 符裡。再次登場的音樂家,在流浪之後重新為音樂而感動甚而昇華的橋段雖然被誇大,卻也道盡過去因故放棄或背離夢想的人們,有朝若能延續熱情,心中難掩的激 昂情緒。

仔細想想,如果真能為愛癡迷,為什麼不能因為音樂癲狂?片中的樂團指揮安德烈,乃至小提琴家蕾亞,都是酣醉在柴可夫斯基作品底下的 人。對極致的追求似是荒腔走板,卻是最純粹的脈絡。蕾亞被流放到西伯利亞,凍僵的指頭還在演奏,直到倒臥雪地中她仍舊尋求;而我們呢?有沒有什麼對愛對理 想的付出能夠至死方休?

作者:

每天寫一篇心經,陪伴知心好友到孤燈寂靜.生命就像一條河帶著愛向前航行 在每個感動的一剎那就像皎潔的月光給我們的触動 ,沒有激情,只有關懷生命的溫柔情愫......... Life is precious. Life is beautiful. Lifeis a journey ----- Enjoy every moment of it. 生命是珍貴的。生活是美好的。生命是一個旅行 ----- 享受生命(活)的每一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