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盒中的愛2008更新版

下面這篇飯盒中的愛是兩年前的母親節過後寫的感想,而一轉眼時間過了兩年,媽媽(阿姆)又老了,今天開車載著阿姆去跟弟妹們聚餐,看著阿姆拿著筷子的手還是一直在抖動著,那是輕微的巴金斯症,我知道上天給我許多恩澤也有許多責任,我能每天上下班能去看望兩位老人家,能晨昏定省,能看到他們的起居,偶爾廚房傳來的是數十年不變的菜香味,總被我唸著要少油少鹽的媽媽,總唸著老爸愛亂花錢,一天到晚坐不住,喜歡往外跑.偶而耍點小孩脾氣,人生的喜怒哀樂,盡在臉上的皺紋裡,那是辛苦一生栽培子女的痕跡! 

PS:阿姆為台灣話媽媽的意思,是一句很有深刻的語意,到現在我還是這樣叫媽媽,可惜下一代已沒有再用了,實在可惜!

飯盒中的愛

前幾天去看了某個Blog所轉載的愛的飯盒,不過它描述的是一個男的為他所愛的女生,做飯盒五年的歷程,摘錄如下"

我覺得悲傷,然而卻又幸福。
你不知道我愛你,但我知道,
你不會有比我更愛你的人。 
想到這裡,我便覺得很驕傲。 
每個人都在追求生命裡某些成就, 
而我的成就就是這一盒又一盒的飯盒。 
是的,你並不知道我愛著你。
對不起,請原諒先前我的胡亂猜度。 
你並不是那種白吃愛的飯盒的人。 
你根本什麼也不知道。 
你大概一生也不用知道。 
知道了,飯盒便不同味道;
知道了,飯盒便會變成壓力盒。 
只不過,有些時候,我會懷疑你的味覺。 
在你嚷著「好味好味」的同時, 
難道你不覺得,有那詭異的鹹味?
那是我的眼淚。"

而我今天想說的是我的飯盒歷史,我家世代務農,就跟台灣二三十年前鄉村長大的孩子一樣,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幫忙做家事是天經地義的事,我的襁褓時期是爸媽背著我,牽著牛犁田,黝黑的臉是每個南台灣務農的父母親的寫照,我差不多四歲時就隨著爸媽挖蘆筍,因為要保持新鮮度,所以都是很早就要出門去田裡,那時的幼稚園是比較有錢人家小孩去上的,我的幼稚園就是田裡,所以我都說我是吃泥土長大的.我爸小學沒唸畢業就開始去田園幫忙了,我媽則是文盲,但那時能讓下一代翻身的就是讀書,因為沒上過幼稚園,所以我的啟蒙教育是爸爸去雜貨店買ㄅㄆㄇㄈ及1,2,3,4…的練習簿,回來讓我練習,小學一二年級,功課並不是那種突出的人,直到三年級時,突然考了六科滿分全年級第一名後,似乎智慧開竅了,但家裡最大的危機也降臨了.

爸爸這一年某天的晚上,突然從嘴裡吐出好多血,緊急送到屏東市的醫院,診斷出來是肺結核,那時這種病當時已不是法定傳染病了,政府也有肺結核防治所可以拿藥,只是父親已無法像以前那樣做粗重的工作了,家裡的大小事就落在媽媽的身上,媽媽除了家裡的那塊薄田要照顧之外,也要趁農閒時出去很遠的萬巒客家莊那邊,種豆子打零工來維持家計,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媽媽有時在種豆子的地方抓到幾隻青蛙,晚上回來煮湯吃,算是一種加菜吧!而我的中餐就是帶飯盒在學校度過,那時的學校還沒有廚房的蒸飯設備.所以吃冷飯是稀鬆平常的事.印象中最常見的菜是鹹鴨蛋,因為它比較不會壞.

到了國中,爸爸經過幾年的吃藥調養,身體已能負擔重物了.而此時的我卻是一個極端內向害羞的青少年,此時都是帶飯盒到國中,家裡的困境從來不在別人面前說,國一時,有一天匆促去趕國中的學生客運專車,把飯盒放在餐桌上了.到中午用餐時,我因身上只有10元,那時福利社賣的便當一個15元,而那時的我是一個就算肚子餓也不可能去向人家借錢的小孩,總是人窮志不窮,於是一個人躲在涼亭那裡,希望用餐時間趕快過,而此時有同學來找我,說我阿姆來找我,導師才知道我沒帶飯的事.而此時的我看著阿姆帶來熱騰騰的飯盒,我一面吃一面快掉淚,委屈嗎?不是,面子嗎?好像有一點,雖然有點自卑的情結作祟,但吃起阿姆坐公車送過來的便當,我到現在都還在回味那個粗茶淡飯的飯盒中,有我母親滿滿的愛!

廣告

5 thoughts on “飯盒中的愛2008更新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