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蔣勳

樹葉夾在空白的筆記本裏,幾天以後,紙上滲透葉子的汁液,拓印出一片葉子濕漬泛黃的痕跡。

拓印的痕跡裏有深有淺,有濃有淡,有濕如水墨的渲染,也有如乾筆的飛白;連葉子纖細的莖脈網絡也一絲一絲拓印了下來。細如髮絲的線條和暈染的水痕,像一張最好的水印木刻小品。書法美學裏常常說「屋漏痕」,便是指水在長時間裏沈澱滲透的痕跡吧。

小時候在水塘裏發現被浸泡久了的落葉,經水腐蝕,一片葉子只剩下透空的葉脈,迎著陽光看,像蜻蜓的翅翼,在風中微微顫動。

童年時刻因此多了一項祕密的遊戲,常常選擇一些自己喜歡的樹葉,浸泡在不容易為人發現的水塘或水溝角落。下了課沒事就跑去檢查,把葉子從水裏撈起來,看看腐蝕的情況。看完之後,重新放入水中,上面覆蓋偽裝一些水草,用石塊圍護住,以防備來水塘收穫茭白筍和荸薺的農民不知情,一不小心刈除破壞了這一方小小的私密花園。日復一日,經過耐心的等待,總要大約一個月,腐蝕才夠完全。

葉片腐爛的部分隨水流去,剩下乾淨清新的葉脈,用紙吸乾水分,在通風的地方充分乾燥,一片葉子美麗的莖脈紋理就都顯現了出來。我童年的書頁裏夾著許多自己製作的這種葉片,也當做禮物,送給當年要好的玩伴朋友。我沒有上過什麼美術課,我的美術課大多是在大自然裏自己玩耍遊戲的快樂記憶。

宋代以後,繪畫裏常常用到「渲染」一辭。「渲染」一般自然會聯想到水墨的技法。墨色凝固在絹帛或紙面上,原來是一塊死黑。經過水的滲透,經過濕潤的毛筆筆鋒一次一次的暈染渲刷沖淡,墨色和紙絹的纖維滲透交融,顏色和質感都彷彿有水介入,發生了瑩潤的光的層次變化。

「渲染」是說水的滲透,「渲染」也是說時間一次又一次的經營琢磨。許多好的宋畫,無論色彩或水墨,都看得出來,層次的豐富,至少要經過十數次「渲染」,才能如此晶瑩華美。

我的大姐畫工筆花鳥,畫畫的時候,一定有一枝飽含清水的毛筆。上了顏色之後,即刻用清水筆渲洗一次。再上色,再渲洗,一次一次,如此反覆十餘次至二十次。 

顏色褪淡成玉的質地,顏色不再是紙絹上一層表面的浮光,顏色滲沁成纖維裏的魂魄,顏色被水漫漶散開……紙絹上一片葉子,一朵花,彷彿只是顏色回憶的痕跡。藝術裏的美,常常並不是現象的真實,卻是真實過後的回憶。回憶,需要時間的渲染。知道有一天,所有的現象都只是回憶,繁華也就耐得起一次一次的渲染了。「渲染」或許不只是繪畫的一種方法吧,一個時代,有了「渲染」的審美,是開始懂得在時間裏修行了。

偶然翻開兒時的書頁,還會不經意發現一兩張昔時製作的葉片。莖脈迷離宛轉,書頁上一圈泛黃的拓印。初看起來,誤以為是葉片的影子,我拿開了葉片,痕跡還在,才知道不是影子,是葉片在歲月裏把自己永遠拓印在書頁上了。

廣告

One thought on “渲染-蔣勳

  1. 喜欢国宝水墨画~~~
     浓淡深浅点点滴滴都有无穷韵意。
    记得初三备考很紧张,每天晚上拴上房门只为了玩自己的吹画;)
    在一张大白纸上滴上几滴墨,然后拿起纸用嘴吹那些墨滴。最喜欢吹梅花树了  呵呵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