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頌-梧桐四季

選自講義雜誌 韓良露《浮生閒情》‧印刻出版 許仲綺繪圖    

四季梧桐如太極,從無到有到盛到滅,生生不已矣

諸多行道樹中,梧桐是相當有季節感的,春天梧桐發新芽時,就像好多綠色的小精靈爬行在梧桐灰白的枝幹上,小芽的新綠是水翠色的,嫩得有如新苔,讓整條街道都變得清亮起來,行人看了梧桐青翠,就覺得該換下陰沈的冬衣了,不知不覺中腳步也輕快起來。

梧桐嫩芽的時光很短,就跟溪邊的蕨草、薇草般來去匆匆,才不過數周,春天還在乍暖還寒時候,梧桐的嫩葉日日抽長,小精靈像一隻一隻綠色的小蝌蚪般變成了小青蛙,梧桐枝幹上掛著橢圓形的綠葉,然後隨著溫度增加天天長大,在夏天還沒真正來臨前,梧桐樹已經繁葉如蓬了。

酷熱的夏天,梧桐樹是街道的陽傘,行人可以暫時躲在樹下看著白花花的陽光透過樹影嬉耍,在樹蔭下,周遭都安靜下來了,有梧桐樹的夏天街道,也彷彿隨時都要午寐了。

西班牙、法國南部的人特喜歡在街道上種梧桐(老上海的法國租界也以梧桐著稱),有的梧桐老樹綠蔭茂盛到可以和對街的梧桐合掌環抱了,整條街就成了綠網遮天,在叫聲隨溫度升高的蟬鳴中,坐在行道椅上的老年人昏然地睡去。

梧桐最早聽到秋天的消息,夏日酷暑蒸發掉水氣的乾葉,在第一輪吹起的秋風中飄然落下幾張黃葉,躺在地上對著還在樹上的友伴輕語,來吧!來吧!回到大地母親溫暖的懷抱中。在更多次秋風的探訪下,更多的梧桐葉離開了從小生長的地方,回歸傳說中的家鄉,它們呼吸著土地的氣息,感受到比從前更親近土地的溫暖。當有的秋風吹走了某些落葉,把它們帶到了更遠的地方,也讓它們遇見了更多梧桐葉的新朋友,也有的落葉被吹到水溝邊、別人家的院子裏、人行道上,有的落葉開始明白什麼是寂寞和流浪的滋味。

還掛在樹上的黃葉也慢慢覺得孤單了,失去了太多朋友的它們,在愈來愈冷的秋風中縮緊身子,它們互相給彼此打氣,當它們看到行人踩在一層一層相疊的黃葉上時,它們聽到的刷刷聲,令它們膽戰心驚,但在深秋某個突然來到的夜雨中,整株黃葉像隨著雨般落下,秋夜梧桐雨,化為大地泥,它們終於不再抵抗命運了。但多情的詞人看到最後的梧桐葉也散去了時,不禁寫下了:「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冬日裏仰天枯枝延伸的梧桐,有著最淒絕不羈的姿態,清麗剛健的枝椏有如一排站崗的衛兵,在它們的守護之下,陽光和月光才可以不遮攔地親近梧桐樹下正在漫步的行人。

冬日的梧桐,毫不保留地展現自己,人們才看清楚梧桐枝幹是多麼曲折華麗,當雪花降落在梧桐枝上結成了冰花,梧桐全成了水晶枝架,在藍天下閃爍發光,有如大地的光之雕。

梧桐四季,春日婉約,夏日繁盛,秋日蕭索, 冬日剛勁,四季之情態,如人生之情狀,梧為陽,桐為陰,四季梧桐如太極,天地陰陽復返,從無到有到盛到滅,生生不已矣。

廣告

2 thoughts on “生命頌-梧桐四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