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應笑我

不知為什麼,喜歡上蘇軾的"多情應笑我"這句話,可能愛"多情"兩字吧!以為"多情"只會發生在愛上層樓強說愁的年紀,有些多情寫在山水裡,有些多情寫在記憶裡.多情遍佈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余秋雨說:「我無法不老,但我還有可能年輕.」

有一位遠方朋友,總謙稱沒唸多少書,但是她的每一篇文章都寫得真摯動人,經常分享許多心靈的感動.她特別強調:「我想寫的是自己的感受.」小王子的摯友狐狸告訴他的一句名言:「真正重要的事常常是肉眼所不能察覺的,你必須用心靈去感覺.」於是,在字裡行間看到自在輕鬆,這也是一種釋放自己的坦然吧.

寫下情感的酸甜苦辣其實是有點難的,尤其在想保留自己的隱私又不想曝光太多自己的感情,有時總很難下筆.總認為自己是感性多於理性的.我不是不知道美好的事物倉促難留,我不是不知道歡愉過後無邊的寂寞,我只是選擇永無止盡的書寫,企圖從幽暗中找出光亮的源頭.在繽紛的阿勃勒開放的仲夏季節裡,隨著歲月煙塵,一笑相逢,彷彿也與自己的七夕青春作別.若感覺苦了,就加點糖吧!

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座情感藝術館,經年累月的蒐集著生命的美好與感動.是因為心中累積了這些美好的印象和不滅的記憶,才讓我們在不經意與美相遇時,都有似曾相識的熟悉.麥迪遜之橋的克林伊斯威特與梅莉史翠普邂逅一場生命的黃昏之戀,對浪漫愛情的渴望與猶疑.或許我們從未曾用心尋找;或許每當想去找的時候,又被別的事岔開了;或許我們以為下一次轉角處就有可能忽然相遇,就這樣,在等待中,我們失去了許多機會.應該就會找到那個人,或許是走失已久的自己. 

日子,不是天天快樂的.不論當天過得好不好,睡前給自己一個美好的回憶,一點點憧憬的力量,就可以在入夢前,透過心靈的窗,看見床前明月光.每一篇用心寫下的紙頁,都轉變成為記憶的蝴蝶,在前世今生裡翩翩飛舞.因此,多情應笑我,笑我青春轉老,笑我癡愛貪美,笑我人生無常.多情應笑我,不論相隔多遠、分離多久,我仍要到美麗的妳面前站一站,變成名符其實的浮雲遊子.

蘇軾詩選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 石 穿 空 , 驚 濤 拍 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

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廣告

One thought on “多情應笑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