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瓶菩提@林清玄

 春日清晨,到山上去。
大樹下的酢槳草長得格外的肥美,草莖有兩尺長,淡紫色的花組織盛開,我輕輕地把草和花拈起,摘一大束,帶回家洗淨,放在白瓷盤中當早餐吃。
當我把這一盤酢槳草端到窗前,看到溫和的春日朝陽斜斜落下,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彷彿聞到山間淒涼流動的露氣,然後我慢慢的咀嚼酢槳草,品位它的小小的酸楚,感覺到能嫻逸無事的吃著如此特別的早餐,是一種不可言說的幸福。
我看著用來盛裝酢槳草的白瓷盤,它的造型和顏色都很特別,是平底的橢園形,滾著一圈極細的藍線;它不是純白色的,而是帶著古玉一樣的質感。我一直對陶瓷有一種偏愛,最精緻的瓷與最粗糙的陶,都能使我感動。最好是像我手中的白瓷盤,不是高級到需要供奉,而是可以拿到生活裡來用;但它一點不粗俗,只是放著觀賞,也覺得它超越了實用的範圍。
如果要裝一些有顏色的東西,我也喜歡用瓷器,因為瓷器會把顏色反射出來,使我感受到人間的顏色是多麼的可貴。
白色的瓷盤不僅僅是用來裝食物,放上幾個在河邊小溪撿到的石頭,那原本毫不起眼的石頭,洗淨了自有動人之美,那種美,使我覺得隨手撿來的石頭也可以像寶石一樣,以莊嚴之姿來供養。

從手裡的白瓷盤,我覺得我們生在這個世界,應該學習更多更深刻的謙卑與感恩。我們住的這個地方,不管任何季節走進樹林去,就會發現到處充滿了勃勃生機,草木吸收露珠、承受陽光,努力的生長;花朵握緊拳頭,在風中奮鬥,然後伸展開放;蟬在地底長期的蟄伏,用幾年漫長的爬行,才能在枝頭短暫悠揚的歌。
不管是什麼生命,它們都有動人的顏色,即使是有毒的蛇、蜘蛛,如果我們懂得去欣賞,就會看見它們的顏色是多麼活潑。使我們感到生命的偉大力量。

抬起頭來,看到雲天浩淼,才感到我們住的地球是多麼的渺小,地球上的每一個生命是多麼的渺若微塵,在白色、紅色、蘭色的星星的照耀下,我們行過的原野是何其卑微。幸而,這世界有這麼豐富的顏色,有如此繁茂的生命,使我們雖渺小也是可以具足,雖卑微而不失莊嚴。
我們之所以無畏,是因為我們可以把生命帶進我們的心窗,讓陽光進入我們的心靈,洗滌我們身心的塵埃;讓雨水落入雜亂的思緒,使我們橙明如雲。
我覺得人可以勇邁雄健,那是因為人並不獨立生活在世界的生命之外,每一個人是一個自足的世界,而世界是一個人的圓滿。
自性的開啟,不是走離世界,而是進入宇宙之心。

我願學習白瓷盤,收斂自己的美來襯托一切放在盤上的顏色,並在這些顏色過後再恢復自己的潔白。就好像生命的歷程裡,一切生活經驗都使它趨向美好,但不沉溺這種美好。
我要學習一種介於精緻與樸素的風格,雖精緻而不離開生活,不要住在有玻璃框的房子裡;雖樸素但使自己無暇,使擺放的地方都煥發光輝。
我要學習一種光耀包容的態度,來承受喜樂或痛苦的撞擊,使最平凡的東西,一放在白瓷盤上,都成為寶貴的珍品。
佛教經典常常把人喻成一個「寶瓶」,在我們的寶瓶裡裝著最珍貴的寶物,可惜的是人卻不能看見自己瓶裡的寶物,反而去追逐外在的事物。
我們的寶瓶裡有著最清明的空性與最柔軟的菩提,只可惜被妄想和執著的瓶塞蓋住了,既不能讓自性進入法界,也不能讓法界的動靜流入我們的內在。
我們的寶瓶本是與佛一樣的珍貴,可惜長久以來都裝了一些污濁的東西,使我們早已忘記了寶瓶的本來面目。不知道當我們回到清淨的面貌,一切事物放進來都會顯得珍貴無比。
打開我們妄想和執著的瓶蓋,這是悟!
使生活的一切都珍貴無比,在是悟後的世界!
試著把瓶裡的東西放下,體驗一下瓶裡瓶外的空氣,原來是相同的,在是空性!
因此,我不只要學習做白瓷盤來襯託人間事物的顏色,我更要學習做寶瓶,即使空無一物,也能在虛空中流動香氣,並釋放出內在的音樂。 我要在人群裡有獨處的心,在獨處時有人群的愛,我要雲在青天水在瓶,那樣的自由自在並保有永久的清明。

廣告

2 thoughts on “寶瓶菩提@林清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