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年少春衫薄 @ 琦君

人一過中年,就容易沉浸在回憶之中,尋思往事,有歡欣也有酸楚。有人說回憶會使人衰老、退步、畏怯不前。我卻覺得回憶使人恢復童心。緬懷疇昔,可以勉勵來茲。聖人也說「溫故而知新」,這當然是指讀書為學而言。但在點點滴滴的舊事中,細細品味,也可以悟出許多「今是昨非」的道理來。在感情上亦復如此。那怕當時是刻骨銘心的痛苦或令人震盪的憤怒,事過境遷以後,都只留下絲絲的哀傷或悵惘,而這一份哀傷與悵惘卻是雋永的、淡遠的。尤其是友情。

思果先生的〈懷念〉一文中說:「不必說要好的朋友,即使從前不很要好的朋友,也使我想念。」何等的溫柔敦厚,想見作者的學問胸懷。讀如此好書也使人胸襟開朗。我現在回頭想想,當年與有些同學或朋友,為針頭細故而彼此不悅,雖不至形同陌路,但總是耿耿於懷。如今他們都身陷大陸,每一想起,都非常掛念,夢想他們如能逃離大陸,來到自由地區的臺灣,必定是淚眼相看,有訴不盡的離情別緒。

記得我卒業大學後,回到故鄉執教縣中,恩師去龍泉主浙大中文系教席,他屢次來信勉勵我寫一篇〈滬濱歡聚散記〉,我卻遲遲未能報命。他後來的信中又說:「也許那些歡愉的好日子還相隔不久,你不覺得珍惜,再過多少年,在你心中的印象將會愈來愈鮮明,也愈來愈寶貴,到那時再寫吧!」最後他引了句韋莊的詞:「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叫我細細體味。

三十餘年後的今日,回憶江南之樂,真個是「夢也,夢也,夢不到,寒水空流」。但正因如此,我愈加要捕捉當年那些越來越鮮明的印象。也正因如此,自覺此心雖更敏銳,卻更淡薄,對悲歡離合,愛憎貪癡,都能涵泳,也別有一般沉甸甸而雋永的滋味。「風懷老去如殘柳,一絲絲漸解春情。」正是中年哀樂的寫照。

納蘭成德有詞云:「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他對於處歡樂中而等閒過了,深感悵恨。此所謂「人在福中不知福」。我們試檢討一下自己,處現實生活中,再好也是諸般不滿,不是羨慕旁人,便是懷念過去的好日子。於此中我悟出一個淺近的道理,當我對生活有一絲抱怨時,立刻回憶一下過去比此更不如的日子,再跳到五年十年後,在想像中回憶今天,豈不又變成好日子。
讓我們永遠保持「年少春衫薄」的心境吧! PS:近日一直在收集蘇杭及上海的旅行資料,再過兩星期就要踏上從小看琦君 描述的江南風光,我知道這一趟也許是走馬看花,但畢竟也是想去實現四十自述中想踏出的那種心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