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的二三事—溫一壺月光下酒

沉澱
 
幾乎一星期就為小魚缸換水,為了怕小魚無法適應全新乾淨的水,只能將部分的水瓢起,再注入新的水,而就在一取一放間,原本沉於缸底的污穢物順勢翻騰了起來,把整缸的水變得比原來更為渾濁不清。過了半晌,水慢慢地靜了下來,混雜著水草和魚的排泄物等雜質也漸漸的往下沉澱,水質變得比原來更清澈,又可看見魚兒自在的優游其中了.人的心也是必須經過沉殿才能顯現清澈的,但往往我們被塵世間的雜事攪動後,總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溫一壺月光下酒
 
"溫一壺月光下酒"是林清玄一篇文章的篇名,也是他的一本散文集書名。我的心完全被「溫一壺月光下酒」這幾個有魅力的字所牽引,非常喜歡它所蘊含的境界。在林清玄爆出婚外情之前,我幾乎是他的忠實讀者,他的菩提系列的散文,我幾乎都去買來閱讀,那時台灣最暢銷的作家非他莫屬,他的禪與佛的散文好美喔!可惜他犯了色戒,最後以離婚收場,也傷了我這種視他為學佛學禪偶像的讀者心,從此我不再看他的書,也許隨著時間的流逝,對感情世界的看法,不再是10年前的那種0與1,愛恨分明的心境了.最近重溫他以前的散文集,若不論他的現實,他的文筆透露出的那種情,真的很有味道.
 
"連石頭都可以撞出火來,其他的還有什麼可畏懼的呢?」是啊,我們堅信連冰冷的石塊都能撞出火來,那麼心與心的碰撞,心與心的靠近,一定發散出人性中最純真的靈性之火。"
 
「那一炷香冉冉地燃燒著,香頭微細的火光和上升的香煙使我深深的震顫,我在那香裡看見一股雄渾的力量,以及一顆單純的中國人心靈綿長的燃燒著。」清香一炷,那是一種空間;罰你一跪,那是一種時間。空間與時間,皆從這一炷冉冉燃燒著清香升騰而起,在升騰而起的一炷清香裡,作者深深體悟到這種空間和時間是東方的美學。試著用黑暗鍛造出我們的一雙黑明眸,來洞察我們的生活。
 
「將月光裝在酒壺裡,用文火一起溫來喝」,讀到這裡時完全是一種驚豔的感覺,山裡的靈香雲氣是賽過酒氣的。月光是溫柔的,酒是如火一樣辣的。溫一壺月光來下酒,去身上的愁和怨,和心靈的尖鋒利芒,使自己溶入如月光一般溫柔的人世溫情中。他將浮名虛利換作淺酌低唱,時時不忘自己有一個溫柔的靈魂。
 
再來舉杯吧,讓我們共用溫一壺月光下的酒,坐擁青山,剪幾縷清風,掬幾片月光,溫上一壺酒,爾後,在部落格文字裡不醉不休。
廣告

One thought on “夏夜的二三事—溫一壺月光下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