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子之資,悠游幽優@史英

 
課程是教育的手段,課程加在人上,才完成了教育;撇開了人,只講求用什麼課程去教,反而就會失掉了教育。人本教育所主張的,就是在課程之外,把人找回來;人本教育所反對的,就是剝奪了人的主權與尊嚴、限制了人的無窮的可能,而用課程將人隨意「舞弄」。

正是在這一點上,我們反對任何形式的資優教育,理由是,只要有所謂的資優教育,就一定有「選拔」資優的問題,但我們以為,教育不是一種「篩選」的工作,在教育上,人不應該選拔人—如果一定要選拔的話,也應該是由學生選課程或選老師才對。

我們這樣說,並不是故作激憤之語,而是包含著重要的教育哲學在內,那就是:受教育者永遠應該是教育的主體,只有徹底地「尊重」受教者的選擇—哪怕是我們以為的錯誤選擇,真正「人」的教育才有可能。

以森林小學來說,我們安排了許多豐富、活潑、多樣,而又有啟發性的課程,但在我們的腦海裡,從來沒有出現過「資優」兩個字,因為,所有這些課程,都是為森小所有的孩子們所安排的,並不以他們的「資質」為取捨。在我們而言,提供各種學習的機會,並盡其可能地讓每一個孩子接受,是教育當然的責任;至於有些孩子們不願接受,或接受的「成效」不佳,則也是當然的現象,誰說只要我們教,他們就得學、或學會呢?

我們認為,孩子的學習意願和成效,都是一時的事,今天表現不佳,正是明天突飛猛進的預告,事實也證明孩子的變化是快速而驚人的。我們的工作就是隨時隨地檢討研究我們的教育方法,看看能不能有效地協助每一個孩子及早進入狀況,而並不是假資質之名,把某些孩子排除在外。

我們不但不以所謂的資質來畫分孩子,甚至也盡可能地不做年齡的區隔。比如說,在人文地平線的課程(這是一個綜合社會、地理、歷史各科,以種族衝突與融合為經,以人類文明進展為緯,縱貫整學期的教案)裡,無論是參觀十三行遺址、觀賞「悲情城市」影片,或到蘭嶼旅行教學,都是全校一塊兒行動。

有的人會問,讓那些小學一年級的孩子看「悲情城市」有什麼意義?意義在於:他們看到老師們的眼淚,聽到大孩子們的討論,「接觸」(這是一個重要的字眼)到歷史的脈動,「感受」(這是另一個重要的字眼)到人類高貴的情操!不錯,即使是六年級的孩子也還不能算是看得懂那部電影,然而,對於二二八這樣的事件,我們之中,又有誰敢說他已經弄懂了呢?

就一個人的成長而言,早年的體驗是非常重要的,而所有早年的體驗,都要在天長地久的歲月中慢慢發酵、轉化,才能展現其影響。教育,就是擴大、延展人的體驗,小至與人相處,大至對全世界的觀照,都應該包括其中。

也有人會問,勉強一個孩子看那麼沈悶的電影,不是太殘酷了嗎?這就問到了事情的要點:教育,絕對不能使用強制的手段。所以,當然的,有一些孩子看到了一半就跑出去玩了;不過在這個教案的其他部份,比如說跟蘭嶼的孩子教朋友,他卻可能大有表現。

教育不能強制孩子接受某一特定的安排,然而,教育反倒可以強制孩子不能參加某一特定的活動,只因為他不夠資優?

(註:節錄文稿,原文載於人本教育文庫,《在教育上的一些想法》一書,書泉出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