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之生 @杜虹

 
 
    看看在已無葉片的食草上啃著莖的幼蟲,再探探準備飛翔的成蝶,想起有位女友對我研究蝴蝶這件事相當神往,卻對我必須近距離數幼蟲這過程驚叫以對,我只能回應以:面對現實吧,美麗的蝴蝶都是毛毛蟲蛻變的。
    清晨四時許,天空已有微光。我一身俱全的野外裝備還拖著腳架,走過守衛室時,守衛大哥疑惑的問:這麼早妳是要做啥? 
    「去等一隻蝴蝶羽化。」他聽了搖搖頭笑一笑。
    大雨一陣陣,不知那個昨日已預示今朝將羽化的蛹,會不會賴床?雖然與蝴蝶近距離相處已近兩年,但對每個蛹的羽化時辰,還是難以完全掌握。都說蝴蝶一般在破曉羽化,有一回,我在天剛亮即到達野地現場,卻見初生的彩蝶已出蛹掛在枝條上;有時候以為牠清晨應該出來,偏偏牠撐到下午才破蛹。為目睹蝴蝶破蛹而出的片羽吉光,這回我在夜色未褪盡便來到野林之中。
    灌叢林內八分黑,燈光裡蛹殼已呈透明狀,幾乎可以透視殼內黑的蝶翅與鮮黃的蝶腹,而蛹殼外,正滴掛著閃亮的雨珠。水氣如此濃重,牠會在破曉羽化嗎?
    等待,是自然觀察最慣常的事,我自認已練就一番功力。放眼四望,萬物有形無色,靜聽夜歌最後一章,雨聲偶爾來串場,在叢林中撐傘或穿雨衣都嫌礙事,我大多選擇淋雨,所幸這會兒雨不大也不連續。
    雨停了,天也亮了,陽光被擋在雲朵後方,四面無風,即便是清晨,空氣中仍滿佈熱帶海岸的夏日氛圍。從蛹的色澤變化,我知道牠今早一定會有一場非生即死的巨變,但這是一場沒有約定時間的等待,情節的發展也沒有劇本可供依循。曾經,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破蛹而出的是寄生蜂,那死亡的蛹,已成蝶形;也曾經,彩蝶羽化的過程出了意外,蝶體沾黏蛹殼,飛向藍天成了不可及的夢;更多的時候,牠們在蛹的階段即因各種因素而死亡。
    曾有朋友問過我最喜愛哪些動物?又為什麼喜歡?我回答的其中之一便是蝴蝶,原因是因為幼蟲化蛹後重生成蝶的神奇蛻變,這也正是我對自我人生的期許。那時候,我還沒有研究蝴蝶,也不曾看著一隻蝴蝶在野地長大,而眼前這個即將重生的蛹,卻是在我時時勤探看的情況下長大的。從牠還是顆蝶卵,我便記錄著牠,當然也記錄著牠眾多的兄弟姐妹,以及利用共同食草的其他種蝴蝶幼蟲。我看著這些蟲兒們飽受天候考驗,也看著牠們彼此競爭食物,在這過程中,大部分的幼蟲先後死亡,能順利化蛹的屈指可數。眼前這隻強健的蟲能在風風雨雨及食物有限的情況下,成長至生活史的最後階段,著實不容易。而最令我期待的,莫過於牠接下來即將展現的生命變化。
    六點九分,蛹的頂部出現了一隙裂縫!接著裂縫慢慢被頂開,蝴蝶的前足向外探索;然後再將蛹蓋撐開些,腳用點力,頭部出殼;停頓會兒,腳再用點力,胸部出殼;最後六足齊動,翅翼與腹部被快速拉出這花花世界。一個腹部肥大、翅膀皺巴巴的小團蝶體呈現眼前,我屏氣凝神盯著這看起來有點陌生的生物,牠節奏均一的微動著皺翅,動著動著,血液淋巴注入翅脈,頃刻間皺翅撐平,一隻我所熟悉的黃裳鳳蝶在微雨中新生。整個過程只有一分多鐘。凌空量測牠前翅垂平的寬度,約有16公分,這是台灣本島最大型的鳳蝶。
    我一邊進行調查工作,一邊等待新生的彩蝶起飛,看看在已無葉片的食草上啃著莖的幼蟲,再探探準備飛翔的成蝶,想起有位女友對我研究蝴蝶這件事相當神往,卻對我必須近距離數幼蟲這過程驚叫以對,我只能回應以:面對現實吧,美麗的蝴蝶都是毛毛蟲蛻變的。十時左右,那隻蝴蝶晾乾了翅翼,排淨了腹部體液,在我附近試舞一陣之後飛出林外,展開我無緣再時時探看的空中旅程。對牠,我自然是充滿祝福的,但在不遠的海上,強烈颱風已經向著這座島嶼而來,在經歷過生命中的重重考驗之後,牠揮動美麗的雙翼,又將迎接一場風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