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記憶 ◎吳念真

    有一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負責節目策劃的人玩了一個奇怪的遊戲:要入圍最佳影片的所有導演們上台描述自己的電影。但,時間限制三十秒。
    於是,所有導演上了台講的幾乎都是類似的話,他們說:如果,三十秒可以講清楚一部電影的話,我幹嘛把它拍成兩小時? 
    我那部還不止,它長達兩小時四十七分鐘。
    但,現在我也開始起疑了:一個人的一生可以用兩個鐘頭把它講完嗎?
    也許吧,一如廣興和尚圓寂前最後的歸納:無來無去,無代誌。七個字。
    但通常難。
    有一回出國在香港轉機,進書店想抓一本最厚的中文書在飛機上解悶,結果發現最厚的是「李光耀回憶錄」,人還挺活躍的呢,就已經足足講了八百頁。
    就像一個朋友說的,老人有兩種,一種是愈來愈承認自己無能,另外一種是愈來愈相信自己無所不能。前者面對人生無話可說或不想說;後者面對人生卻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無話可說,並不表示心中沒有可堪記憶的事。或許,他們只是覺得零碎、斑駁,不足與外人道,或者,他們選擇藏在心底,讓自己偶而偷偷翻閱。
    其實,到了一個年紀之後,任誰都會體認到一個事實,生命的記憶絕不是帶狀的延續,而只是點點滴滴的累積,就像一串品管不好的珍珠項鍊,顏色不同、大小有異。但,每一個可以留下的珠子絕對有它特殊的意義,因為那都是被歲月以及自我選擇篩選過後的記憶。
    記憶……有時需要一種特殊因緣的點醒,比如一張臉、一本書、一種氣味、一個聲音,或者……一種特殊的雰圍。
    人們習慣說「共鳴」。我不知道別人對這兩個字的解釋是什麼,對我來說,最大的共鳴就是一種特殊的因緣點醒了早被自己遺忘的記憶的那一剎那。
    兩個多小時的這齣戲、一個平凡生命的點滴過程或許不一定能帶給你曾經期待的啟發或感動,但,如果有小小的一個部分能點醒你某些記憶,無論你最後的選擇是留著自己翻閱,抑或與人共享,甚至寫成八百零一頁的回憶錄……我想包括我以及所有演職員就將覺得不虛此行了。
 
廣告

One thought on “生命記憶 ◎吳念真

  1. 人生就像是一幅畫..走近看..感覺是那麼熟悉..
    像是觸手可及..放遠看..卻又那麼遙遠..
    也像是放風箏一樣..有時飛的高..有時飛的低..
    但讓自己活的有意義才是最重要的~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