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書與被書 K

桌上現在有楊牧的"奇萊前書",兩本北京的旅遊書,澤木耕太郎的"午夜快車"兩冊,簡政珍的"季節過後"的詩集,蔡素芬的鹽田兒女第二部"橄欖樹"及派屈克.佛蘭區的"西藏追蹤",每一本書我都想看,但時間總是那麼的固定,有時我總是懷疑自己為什麼每次到圖書館,就是想辦法把自己的借書額度用光,每次總是翻前翻後的急就章,我到底吸收了多少,一直存疑自己的貪多.能讀到一本好書,如同獲得一位好朋友般珍貴。
其實我就是忘記了閱讀的快樂本質,就是享受閱讀的樂趣.而不是以多來當做閱讀的本質,今天看了大學學測的國文題目竟然考3Q,ORZ等什麼火星文,我不曉得這個出題教授是不是來自火星,因為他已經忘了國文的本質,請問出題教授你有考慮到這樣的考題是否適合出現在學測嗎? 這樣的考題真的概括了所謂的國學常識或者是任何國文能力的體現嗎? 我一直在想這個社會是否高級知識份子的所做所為是否合乎規範,就像讀書是要讀到心裡,而不是讀到背後.
廣告

2 thoughts on “K 書與被書 K

  1. 這火星話我也頗憂心的。與國、高中姪輩的小朋友們文字交流真是好恐怖,完全看不懂,難怪是火星話原來都是新注音輸入法造的孽讓孩子們只取音同,而意卻都置之不理了!!原本我也想說說這出題教授的但親愛的四季早已等不及先發聲了佩服!佩服!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