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牧《奇萊前書》選讀

我以為我已經把握到精神超越的蹤跡,把握到藝術擴張及提升之力,詩的形式和內容,喜悅,悲哀,和不知道是喜悅抑為悲哀的一種心情。

窗口一盞燈,燈下一枝茉莉花,而花香裡有人黯黯發愁,為我。每次想到那沈悶的年代,彷彿我就在這樣回頭張望。我迎著海風在公路上辛苦地趕騎一部腳踏車,鼓脹的胸膛裡不知道都是些甚麼。愛情?懷疑?厭惡?恨?不可能是恨和厭惡嗎?是懷疑?但我蠢蠢欲動的鄙夷心思是壓制著;我可能真是在逃避。然則莫非是愛?然則可能也不盡然就是愛。

這些是沒有人瞭解的,我面對狂風向前,並且仰首看天: 我是一個充滿秘密的人,沒有人能夠和我分享那些秘密,因為我不剖析自己,除非你容許我採用詩的形式–然則你便請以詩的形式來理會我,解釋我,喜歡我,愛我。

~楊牧〈奇萊前書〉〈那一個年代〉

啊時間之神請不要捨棄我,不要輕易將我捨棄,使我苦難地悲慘地徬徨於飢餓的水涯,焦渴的荒原,喧鬧的街頭,擁擠的夢魘。請賜我以無限充滿的勇氣,剛毅地切入堅實強硬,愚昧的水晶球,梭巡那冰冷的光與影穿插累積的,陌生的,地帶,啊 空間,永遠變化著的不可逼視的空間,神,請提攜我,不要讓我因為敢冒險,熱衷追尋未知,願意出入生死以發現你永遠擴大的領域而承受太多憂鬱,不要讓我因為愛而憂鬱。

那似乎就是短暫,悄悄別過。

~楊牧 〈奇萊前書〉 之 〈藏〉

詩從那裏來?

詩從一種激情那裏來。你將無限湧動的激情壓抑到靈魂深處;憂鬱和它融合,盪樣在你的靈魂深處;恐懼它,試探了它,有時教它變色。變色的激情在你的靈魂深處顛躓移位,有時躍起,仆落,匍匐,再無生息,有時四處飛奔,快若雷霆。它是沒有一定的形狀或性格的。我已經發覺了,我想那就是藝術的動力,是真理。而詩從那裏來?

~楊牧 〈奇萊前書〉 之 〈你決心懷疑〉

這樣看來,惟有當我主動去想,去召喚曩昔重疊迄今的那許多形象,以及形象互涉過程中結構起來的生命之情節,去緬懷,追憶,始有可能掌握那些屢次被逝者所主控瞬息來去的全面的思維。我必須主動進取,切入,盤桓,直到一切盡入我意志的版圖,由我決定,由我部屬;如何在靜靜的現在時光裏,當這些還都來得及,已完整的心神結合之力,去想,去召喚形象與細節,去緬懷追憶那久遠的屬於過去時光所編織的,另一重巨幕籠罩下,那些不輕易散去的人與事的交集。

~楊牧 〈奇萊前書〉 之 〈來自雙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