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子 ◎蔣勳

    無事在窗前坐,看窗外山靜雲閑,一片山水,天遼地闊,好像時間都已靜止不動。覺得是洪荒以前的風景,一切都在等待開始。好像畫家未曾動筆以前面對的那一片空白;好像演奏者手指停在琴鍵上空,屏氣凝神,一點聲音沒有,但一切就要開始。好像舞台上空無一物,任憑鑼鼓喧天,人還沒有出現,時間與空間都在等待,等待生命初始,等待洪荒裡第一聲嬰啼,叫醒天地。
    一隻白鷺鷥靜靜飛來,原來靜止的畫面,忽然動了起來。照片變成了電影,剎那間,有了聲音,有了動作。 
    鷺鷥從空中降落,姿態非常輕盈。雪白張開的雙翅,浮在空氣裡,飄飄搖搖,好像微風裡無心落下的一片白色花瓣,在空中猶疑搖擺,不知道要到哪裡降落。
    通常,潮退以前,鷺鷥多落在紅樹林梢,或落在支出水面的木樁頂端。牠們可以棲止不動很久,細細長長的腿,曲線優美的頸脖,通體雪白,在風景裡特別醒目,像一尊高貴的雕塑。
    鷺鷥伸長頸脖,棲止不動,等待潮退,等待河灘淺水處浮現?游魚蝦蟹,鷺鷥眼尖,居高臨下,一展翅,俯身掠過水面,長長尖尖的喙裡已叼起一隻獵物。
    鷺鷥的靜止不動,其實是一種專注吧。和畫家面前的空白一樣,和演奏前的無聲一樣,鷺鷥專注的是牠的生存。旋子,全力以赴的專注,使生命凝肅成一種美,一種像雕塑的美。
    潮水退盡以後,鷺鷥多轉移降落在黑色的河灘上。河灘遍佈招潮蟹,四處奔逃。鷺鷥一一啄食,動作敏捷準確。我在窗台上看,步步殺機,覺得風景裡多了生死因果。山水卻仍然只是山水,沒有甚麼愛憎好惡。
    朋友來了,熟悉了我的作息,我也不用招呼,他們自在窗前看風景,看山看水,看潮來潮去,看鷺鷥飛起或落下,各自有各自的領悟吧。
    B來過幾次,愛看鷺鷥的優雅空靈,常不發一語,在窗前呆坐看河。
    我在看書,忽然聽他說:「有鴨子!」
    「你現在才發現啊!」我放下書,也走到窗邊。
    B說:「我看了很久,一直以為是一隻動作比較笨拙的鷺鷥。」
    我被他的比喻逗笑了,從窗台望下去,一隻鴨子混在鷺鷥群中,顏色淺褐黃,動作沒有鷺鷥那麼靈巧,也在爭食河灘上的生物,遠遠看去,的確不容易分辨。
    旋子,大約是今年初吧,河邊忽然多了一群鴨子,十幾隻,一長列浮在淺水上,或一大群走在河灘上,搖搖擺擺,我在窗前閑坐,多了一種樂趣。
    和鄰居討論,都不知道鴨子是從哪裡來的。我們這一排臨河的簡單公寓社區,住戶不多,彼此也都熟悉,大家彼此詢問:誰放養了一群鴨子?最後都沒有答案。
    鴨子很快一天一天長大,似乎河邊可以吃食的東西很多,不需要人餵養。鴨子也從不靠近河邊,不與人親近,他們總是聚在一起,遠遠看去,像一個毛筆寫的甲乙丙丁的「乙」字,我想起元人山水畫裡真是用這樣的方法畫鴨子,十分高興。
    一陣子,坐在窗邊看鴨子,成為很大的樂趣。鴨子不在河邊,反而會特意尋找。等到牠們搖搖擺擺從紅樹林的樹叢裡走出來,才放了心。
    鴨子有一天終於不見了,河灘上只剩下孤獨一隻,呱呱叫著,好像受了驚慌,四處尋找同伴。鄰居忿忿地說:「一定被壞人抓去吃了。」
    我看著這隻鴨子,在大片的白鷺鷥群裡,牠會感覺到孤單嗎?
 
廣告

One thought on “鴨子 ◎蔣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