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公里的月光 ◎席慕蓉

     有人說 時光總在深夜流逝
    (是的 在十三歲的日記本裡我也寫過相似的詩句) 
    可是一直要到今夜 到了今夜啊
    我才能明白
    彷彿是在風中紛紛翻動的書頁
    時光也會在深夜翩然重回
    當月色澄明如水
    當月色澄明如水 溶入四野
    彷彿是在風中紛紛翻動的書頁
    帶著輕微的顫慄和喘息
    時光在我們眼前展示出
    千世的繁華和千世的災劫
    一切歷歷在目 包括
    這四野起伏的山巒和松林
    這橫斜了一地的深深淺淺的樹影
    這如此清晰又如此熟悉的場景
    (月光逼迫著我去凝視邈遠的來處)
    一切歷歷在目 包括胸臆間
    隱約的不安與畏懼 包括
    對這人世無盡的貪戀與渴慕
    以及 生命同時栽植的豐美和空蕪
    看哪 在這兩公里的山徑上
    月光如何向我說法
    (帶著輕微的顫慄和喘息我們想必曾經無數次地重臨故土)
    我心疼痛我的靈魂卻極為安靜
    只為 今生的枷鎖已經卸下
    關於往昔 從此
    終於可以由我自己來回答
    無人能夠前來改變大地的記憶
    月光下疊印著的其實是相同的足跡
    (我們身披白衫或是玄色的長袍胸前的佩飾或是黃玉或是骨雕鷹笛聲高亢而又清越 好像還伴隨著蒼穹間鷲鵰的呼嘯)
    在每一次月圓之夜的祭典裡
    我們想必曾經一如今夜這樣的
    攜手並肩前行
    而月色何等明亮
    穿越過松林 在這兩公里的山徑上
    我終於相信 此刻
    與我們靜靜相對的 應該就是
    那五千五百年完完整整的時光
    ──二○○二年夏,初訪紅山文化牛河梁二號遺址,見先民手砌之圓形祭壇及其三道邊線,石塊歷經五千五百年猶自不離不變,心中大為驚動。
    二○○三年秋,復求友人帶我重訪牛河梁。是夜,朱達館長帶領我們一行數人穿越松林遍佈的山徑,前往已經回填的女神廟考古現場。時當陰曆八月十七,來回兩公里的路程上,月光極為清澈明亮,我心宛轉求索,歸來後經過多次的修改和謄寫,遂成此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