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 ◎蔣勳

    蟬聲不停叫啊叫啊,拖著長長的聲音的尾巴,聲音越來越弱,季節就逐漸入秋了。
    旋子,要怎麼告訴你秋天已經來了? 
    城市裡的人感覺不到秋天已經來了。城市裡的人過中秋節,打著赤膊,穿無袖麻紗背心,吹著風扇冷氣,一口一口吃月餅,一面抱怨:熱死人了。推開窗,行道樹的葉子綠濃濃的,一片也沒有掉。
    秋天在哪裡?城市裡的人覺得:秋天只是一個季節的名稱,沒有具體的內容。
    但是,旋子,秋天真的來了。
    我靠在窗邊看河面上的水,沒有風,水面上顫動起了一陣粼粼的細微波光,好像有人輕輕踩著水面上的光一步一步走來。我想起曹植「洛神賦」裡的句子:「凌波微步」,他也是看到了秋天從水面上緩緩走來嗎?
    我把面河的十二扇窗都推開了,窗外的河像一幅長卷一樣展開。河的對岸是一帶蜿蜒的山丘,山丘的稜線倒映在水中。秋水澄明潔淨,像一面明亮平滑的鏡子,又像一片全新細白的絹,山巒的倒影落在上面,正好像一塊墨暈,四周都是留白,只差鈴上一方紅色印章,就是一幅山水了。
    秋天是從水面上來的,水面上混濁的光一日一日沉澱下來,河水變得透明清澈,像一張白紙。視覺上繁雜的東西消退了,形象變得很單純。山和水的輪廓都比夏日更清晰。夏日的山水都霧濛濛的,入秋以後,山水都沉澱出寧靜的光。山巒沉澱出墨綠的光,河水沉澱出天空碧藍無雜質的光。自古以來,許多人都感覺到了「秋光」,許多人為秋天的光寫詩,許多人為秋天的光作歌譜曲,許多人把秋天的光紀錄在戲劇電影裡,把秋天的光比喻為人生步入中年的心境……。我冥想著秋光的種種,記起小時候讀過的唐詩的句子:「銀燭秋光冷畫屏」,秋天是帶著幽微迷人的光來的嗎?
    我的窗戶面向正東,早上起的早,可以看到日出。太陽從河對岸的山頭升起,墨黑的天空拖著一帶長長得彤雲,紅紫色,和傍晚的霞彩不同,沒有那麼多變化,但是,更明亮,更篤定,朝氣蓬勃,是要宣告黎明的初始了。
    入秋以後,日出的光偏斜了,從偏南的角度照射進室內。偏斜的光彷彿沒有夏日那麼急躁,一吋一吋在室內徘徊,移動得很慢,我看到早晨的光已經慢慢移到了窗外,就停了工作,坐在窗台上看水。
    原來繫在岸邊木樁上的小船,不知道是誰解開了纜繩,小船隨著上漲的潮水漂浮起來。潮水打在堤岸上,澎澎湃湃,一波一波,是海水湧進河口的浪潮,聲音低沉而持續。海水湧進來的速度很快,不多久可以看到海水和河水交界的潮線。潮線是橫斷河面一條長長的弧形曲線,很清楚的分界,一邊是藍色的海水,另一邊是比較混濁的淺黃綠色的河水。漲潮的時候,潮線往上游的方向推移,潮水向兩岸洶湧,河的中央反而平靜,可以看到隨海水進來的魚群,一隻一隻向上竄跳踴躍,離水可以達一公尺多。魚跳起來的時候,帶起一朵小小的浪花,銀白色的,停在空中,浪花此起彼落,跟隨彎曲的潮線向上游挪移。
    潮水漸漸漲滿了,我窗台下原來裸露的河灘,此刻來來回回,已是一片迴旋搖漾的秋水。沒有纜繩牽繫的小船,越漂越遠,變成秋天寬闊明亮河面上一個小小的黑點,好像可以這樣無目的無方向,可以這樣漂流去天涯海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