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翼@席慕蓉

記得有白色的花朵在身旁盛開,但究竟是山茶還是玫瑰,已經全無印象。只知道季節是在初春,在那一年,她終於明白許多事物都不可能留存。

無法再攜帶的筆記和信件,堆積起來,在後院背風的角落點燃,臨別依依,她因此而總是會不時地注視著焚燒的中心。

在焚燒的中心,一切化為灰燼。然而,在接近中心的邊緣部分,紙張雖然已經因為高熱而蜷曲,原來潔白的顏色也變為深深淺淺的灰黑,紙質變脆變薄,如蝶翅般顫動,但是,每一段落的字跡卻依舊清晰可讀。

在火焰的吞吐間,原來用黑色墨水寫成的字句,每一筆每一畫卻都變成了如燃燒著的炭色那樣透明光亮的紅。在即將灰飛煙滅之前的那一瞬間,白紙黑字的世界忽然幻化成灰紙紅字的奇異色彩,緊緊攫住了她的視線。多年前他在靜夜裡為她寫下的每一個字,如今紅得熾熱,忽明忽暗,彷彿有了呼吸,彷彿在努力向她表達那最後一次的含意。

在身旁盛開的白色花朵,已經不復記憶究竟是山茶還是玫瑰。只知道那是個初春的季節,微近中年的她,剛剛開始明白,這世間原來沒有任何痕跡可能永久留存。

歲月飛逝,世事果然都如浮光掠影。可是,那熾熱的紅字刻在灰黑色的紙頁間,如蝶翅般顫動著的片段,不知道為什麼,在又隔了這麼多年之後,依舊會不時地飛進她的心中。

廣告

One thought on “蝶翼@席慕蓉

  1. 【這世間原來沒有任何痕跡可能永久留存。】→所以強求也無用啊~【歲月飛逝,世事果然都如浮光掠影。】→所以回頭看看以往的日子,只能有淡淡的感傷……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