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的仲夏夜

我的童年是在四合院中度過,直到考上大學,老爸賣了一塊薄田,買了現在的這棟房子,喜歡夏夜搬一張躺椅坐在屋前的曬場,仰觀無垠的蒼穹,尋找那顆格外明亮的北斗星,或者扇著蒲扇,聽大人「講古」,不管是《封神榜》還是《朱元璋臭頭皇帝》,我這個小聽眾無不津津有味。

仲夏之夜,蘊含著熱情,也散落涼意。熱情是入夜未消的暑氣,涼意是熱情過後的夜的眼淚———夜雨。

夜雨是一曲催眠的歌,簷前滴雨,嘀嗒嘀嗒如落珠的清脆,一股清爽之氣驅走懨懨的沉悶,這時最感舒怡和安然的是向夢鄉打主意。

在夢中,我找到童年和童年碎片、找到夏和夏之戀情。
荷池是田地幌漾著露珠;在豔陽下閃著綠光,芭蕉葉扇著清涼;夏日,是燃燒的,它燃燒著我的遠颺的心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