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中一個寂靜的句點 @釋見介

    具有狂熱的宗教熱忱,是難能可貴的;但是棄捨世俗所執取的寶貴的色身與欲樂的生活後,真的清楚自己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嗎?
    多年前,曾看過一捲日本《永平寺》的紀錄片。那是日本最大的禪宗道場。大雪紛飛的嚴冬裡,雲水僧們凌晨即起,毫不猶豫地就著冰冷的雪水盥洗,然後開始一天的生活。 
    對照當時的我,才剛在農曆正月裡落髮出家。寒冷的清晨,每每在板聲中起床後,走出戶外,天邊晨星高掛,遠山沉睡無語。自來水冷冽如雪,冷得我直打哆嗦!永平寺以雪洗面的雲水僧,帶給我極大的激勵。
    大雪的冰冷與熾熱的修道熱忱,成了強烈的對比。銀白世界裡,澎湃跳動的是一顆為法忘軀的火紅之心。
    在禪宗典故裡,也有個與「雪」有關的修道故事。慧可禪師前往親近一葦渡江來中國的達摩祖師時,達摩鎮日端坐面壁,對他視若無睹。慧可心想:「前人求道,不惜敲骨取髓,刺血濟飢,布髮掩泥,投崖飼虎。我求道的決心豈有萬萬分之一嗎!」
    慧可於是站立在達摩面壁的洞外,及至天明,積雪過膝,達摩步出洞外,問道:「你久立於雪中,有何請求?」慧可悲泣說:「惟願和尚慈悲,開示甘露法門。」達摩說:「諸佛無上妙道,雖曠劫精勤,能行難行,能忍難忍,仍難以成就,你這樣微小的決心怎能求得大法?」
    慧可聽了立刻取來一把利刃,往自己的左臂活生生地砍去!霎時,鮮紅的熱血染紅了白茫茫的雪地,他將斷臂呈於達摩面前,以示決心。
    達摩說:「諸佛最初求道,為法忘形,你今天在我面前斷臂,代表你求法的決心堅定。」慧可說:「我心不安,請師父為我安心。」達摩說:「你把心拿來,我為你安。」 慧可說:「覓心了不可得。」「我已經為你安心了。」達摩說。慧可當下大悟,後來成了禪宗的二祖,繼承達摩的衣缽。
    這便是傳誦千古的「立雪斷臂」的公案。慧可「禪門立雪」的求法精神,與宋朝楊時在理學家程頤家門前「程門立雪」、尊師向學的故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是,慧可不僅立雪,還自斷臂膀,學習的決心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慧可自殘之後所問的問題,竟然只是請教達摩「安心之道」,讓人有些意外;而達摩的回答也令人拍案,他讓慧可知道「覓心了不可得」,你要安心,但你知道「心」在哪裡嗎?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三心了不可得!心是空性的,心念不斷生滅遷流,你要安的是哪個「心」呢?
    達摩的三言兩語,為這個驚心動魄的求道故事,畫下一個寂靜的句點。同時也讓我們省思:對修行人而言,具有狂熱的宗教熱忱,是難能可貴的;但是棄捨世俗所執取的寶貴的色身與欲樂的生活後,真的清楚自己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嗎?修行必須在心地上下工夫,這是一種觀察並淨化自心的練習,如果離開「心」的訓練,一切外相的形式,都只是心外求法啊!
 
廣告

2 thoughts on “大雪中一個寂靜的句點 @釋見介

  1. 繼你昨晚午夜雜思後今天是否在經歷一串串的思考邏輯後 給了一個強而有力的句點強大的支撐力要像內求而外在的就是經驗下所學會承受壓力的累積功力

    喜歡

  2. 繼你昨晚午夜雜思後今天是否在經歷一串串的思考邏輯後 給了一個強而有力的句點強大的支撐力要像內求而外在的就是經驗下所學會承受壓力的累積功力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