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40歲比20歲美麗 ◎朱衛茵

    我一直期望四十歲的自己,是一個更真實的人,跟過去活在不實際世界中的我有很大的差距。
    現在我不僅自己朝著這個目標去做,也同樣如此教我的小孩,希望我的女兒也勇敢做自己。 
    扮演不是自己的角色,憤怒從來沒有出口
    以前的我,就是一個別人所謂的「好人」(「濫」好人),永遠妥協,我的臉上永遠保持笑容,那樣的我真實嗎?內心時常在問自己。
    年輕的我一直在模擬自己成為另一個人,期望自己精明幹練,因此外在也是儘量朝此方向打扮,但其實是怕別人看出我的內在原是個「傻大姊」。
    像我明明視力不好,卻不肯戴眼鏡,還跑去看電影。我為了減肥,明明肚子餓卻硬要假裝自己吃飽了。對外我總表現出一副照顧人、不吝付出的大地之母形象,但事實上我是個非常需要別人關懷的女人。
    我總是帶著小鳥依人的笑容對男人說,我可以配合你啊!但其實,內心的聲音卻是相反的。
    長期因為扮演不是自己的角色,我的心裡積壓了許多憤怒,從來沒有出口,因為我一直認為說出自己的意見將會惹惱別人,會製造別人的麻煩,而發脾氣更是會讓別人離我而去。但憤怒不會因忍耐而消失,所以這麼多年下來,我一睜開眼,就覺得內心全是憤怒。我感覺到內在的憤怒將會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面對什麼人、什麼事情的刺激而全面爆發,也感覺到這個爆發的當下將會毀了一切。
    現在這麼多文明病,就是因為現代人的內心沒有出口。自己不了解自己,也不願意被別人了解,也怕別人了解真實的你,所以寧願不做個真實的自己。但如果不做真實的自己,遲早會出事。
    到了四十歲的時候,因為各種人生、身體、心靈的劇變,我已經不想再「像」誰,因為我必須要做我自己,更肯定的一點,就是四十歲的我不一定變得更好,但肯定會更開心,因為我開始誠實的面對自己。
    能夠真實地面對自己,才能夠開始談「分享」
    能夠真實地面對自己,才能夠開始談「分享」。
    所以我希望女兒可以做真實的自己,適時的告訴她重視的人「這樣的狀況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我真的很難面對。」我鼓勵她,不要怕,千萬不要怕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我們表現出真實的自己,而不是用偽裝來應付我們心目中很重要的人。
    我跟她說,不要怕,因為這是真實的妳,大家都寧願接受一個真實的妳,而不會去想認識一個虛偽的妳。因為虛假只會不斷的累積,當真實與虛假的落差越來越大,總有一天,所有的虛假都會被打破,到時候在乎妳的、愛妳的人會發現原來過去有這麼多虛假存在彼此之間,那將會更嚴重的傷害彼此之間的信任。
    因此選擇說出真相增進彼此之間的互動,抑或是隱瞞真相讓彼此無法真正的信任,我希望她能夠做出自己的選擇。
    我鼓勵女兒學習真實,而不是學習附和,因為以她的年齡,目前的她毋需要考慮這麼多,不該這麼早就開始遷就這複雜的社會,畢竟她才十三歲。
    當然我不是希望女兒不附和,一切事情都以自己為出發點,光從自己的利益考量,我希望她能夠勇敢真實的說出自己的感覺,不要為了避免衝突,在還沒說出自己的意見之前,就忙著讓步。
    很多嚴厲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小孩乖乖的,任何事情都順從父母的心意,覺得自己的管教很成功。但實際上他們的孩子內心最深處根本不願如此,只是為了要讓爸媽停止嘮叨,或是避免受到體罰,所以假意順從?父母們你確定自己看到小孩的真面目嗎?
    所以我要告訴我的女兒,還有跟她們同樣剛剛要進入青春期的女孩子,不要急著學習附和,請先學習真實。
    上帝「選擇」我來接受磨練
    很多人都說「朱衛茵!你的命還真坎坷呢。」這些朋友眼見我雙親接連離世,接著我的婚變、接下來在金錢上的損失,又再次的痛徹心扉,因為那是我的保命錢。接踵而至的是因承受這突如其來的連續重大打擊,之後,我的身體不堪負荷,而呈現出各種不同的病症,自此開始我與病痛征戰的歲月,每天與病痛對抗的日子,真的很辛苦!
    曾有一位心理醫生告訴我,一般人遭逢連續重大打擊之後,早就崩潰了!但我沒有,唯一的支持是我喜愛的廣播節目,與一群支持與愛我的聽眾。我從不這麼想,因為若承認自己的命運坎坷,那我就不會主持廣播節目,也不會創辦「女人永遠二十八」成長班,更不會出書,也不會這麼努力了!
    若要比坎坷,很多人的命運都比我坎坷,像是周大觀,年紀這麼小就離開了這個世界,多麼坎坷。因此我始終認為,命運的坎坷,應該是上帝給我們的使命,祂要我們受這麼多苦、歷經這麼多磨難,一定有祂的原因。
    同時,我覺得上帝會「選擇」人來磨練,祂會選擇像我這種超級敏感、超級容易受傷的人,讓我來接受磨練,讓我從中成長。
    我的敏感從小時候就開始,小時候我就容易看出誰開心誰不開心,誰好誰不好,可以察覺一般人看不出來的情緒,所以自己從小就不能專心讀書,因為書裡的世界是死的,書外的世界是真實的。
    很多人都說我很早熟,十三歲就想談戀愛,很想去愛,也很想被愛。也許因為我媽媽是個萬能媽媽,所以從小我就覺得女人一定要很能幹,因為女性要背負很大很大的責任,要施展十八般武藝,才能夠吸引一個男人死心塌地的愛著自己。而且要一直付出,才能得到真愛。
    打從開始談戀愛,我對「男人」抱持著好奇怪的想法,我天天研究他們在想什麼,做他們想要我做的,講他們想聽的,鼓勵他告訴我他在想什麼,但絕口不提自己要什麼。我仍舊一直認為付出而不需索,就會得到一個男人的真心。
    結果,我經常被欺負。這種無自我的個性怎麼會不被欺負呢?而且我根本不是在做我自己。
    我為什麼要為別人的不快樂負責?
    在二十歲的男女關係當中,我很容易甩掉別人,後來我看了一些書上說,喜歡甩別人的人是因為曾經受傷過,而且是深深的傷害。
    我到底是哪裡受傷了呢?其實並沒有那麼一個深深傷了我心的男人,經過不斷的思考,發現我的自卑與受傷來自小時候功課不好的後遺症,讀書時期的我一直為了成績而自卑,這份自卑糊裡糊塗的就轉化成一種「想要討好所有人」的思考模式,「我成績不好但我很乖」、「我成績不好但我很聽話」,好像可以讓大人不再苛責我的成績,只要我肯聽話順從他們的心意,他們就會忘了我成績不好這回事。
    後來我連談戀愛都要求自己只求奉獻不問收穫,這樣的狀況持續延伸,我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個大地之母般不斷的奉獻,當人家來要求幫助,需索安慰,我不斷地給。後來,我的敏感嚴重到當周邊的人不快樂時,我也不由自主跟著不快樂。
    但別人的不快樂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為什麼要去負責別人的不快樂?
    能讓人家快樂是好的,但現在的我覺得不應該把人家的不快樂攬在自己身上,把人家的情緒當成自己的情緒。
    所以我每次都很失望的發現,自己愛著一個不會給我愛的人,然後傷心的離開這一段殘破的感情。
    我想,無法維繫一段穩定關係的最主要原因,在於我很不真實,我從來沒有誠實的說出我的需要。
    所以我發覺,我學會了。如果現在讓我再談戀愛,我會很勇敢的做自己。
    (本文精摘自布克文化最新出版的《我的40歲比20歲美麗》一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