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 ◎侯文詠

 
    這是一個朋友說的故事。
    ● 
    我曾經和朋友Peter合夥開咖啡店,一開始那是一個夢想,一家有咖啡、作家、藝文活動、展覽……,沒想後來變成了天大的夢魘。
    原先我投資了一百萬,後來朋友用麵包機向租賃公司質押貸款,請我當貸款保證人。起先我有點猶豫,可是朋友說是為了業務發展需要,保證人只是銀行的例行手續,要我放心,我竟也不疑有他。後來咖啡店虧損愈來愈多,朋友也常常跟我緊急調度,說是公司跟地下錢莊借錢,對方威脅要殺他,要我要可憐他、救救他……。
    果然咖啡店一倒閉,租賃公司立刻查封了我的住屋,要我替公司還清貸款。我試圖聯絡Peter,可是沒人知道他的下落。我無可奈何地繳清了公司的貸款,十年工作的積蓄一夕之間付諸流水。那時候太太剛懷孕,我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那時的感覺,說真的,當時如果讓我遇到Peter,我會毫不猶豫衝上去捅他一刀的。
    我太太看我惱煩到睡不著,就要我去見一個算命師父。本來我是不信這些怪力亂神的人。可是太太堅持我一定要去看個什麼。要不去看這個算命師父,再不然就是精神科醫師,隨我選擇。我當然不肯去看精神科醫師。
    我記得很清楚,那次算命師父算了我的出生年月日之後,第一句話就告訴我說:「你的劫數很凶惡,能夠這樣破財消災已經不容易了。」
    我很驚訝,沒想到他準得這麼驚人。我激動的說:
    「我懷疑是我的朋友挪用公款,把錢花光了?」
    算命師父點點頭,問我有沒有朋友的出生年月日。正好去年才替Peter過生日,日期還記得很清楚。他又算了算說:「他的情況比你更慘。」
    「他有什麼好慘的呢?」
    師父嘆了一口氣說:「你這個朋友注定活不過三十五歲。」
    聽算命師父這樣一說,我忽然開始覺得自己這樣真的算是慶幸的了,否則像Peter還真是悽慘。我接受了當時的狀況,也放棄了去找Peter追討錢的念頭。隨著小孩出生,我和太太咬緊牙關過了一段辛苦的日子。不過,漸漸過了幾年,我們在財務慢慢又站穩了腳步。
    我一直沒有再聽過Peter的消息。直到幾年後的有一天,我忽然想起我們都已經過了三十五歲這件事。我有點哀傷地想著,或許Peter真的已經死了吧。
    這也是為什麼,前幾天,我在忠孝東路上看到Peter從星巴克咖啡走出來時,差點訝異地當場昏倒的原因。
    「Peter,」我失聲大叫:「你不是已經……。」我想說的是,你不是已經死了嗎?可是我並沒有說出來。
    我們站在馬路上聊了一會。Peter在大陸混了九年,並不順利。直到去年他終於下定決心回到台灣重新開始,目前在電腦零售業從事行銷工作。他告訴我他很抱歉,當年他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有點恍惚,懷疑這一切是真實的嗎?還是他已經死了呢?我是因為他活著感到失落嗎?或者他死了我會更快樂呢?看他的樣子似乎並不得意。我並沒有提起他欠我的錢,就這樣地聽著Peter說話,和他交換名片,和他握手,並且告別。
    二天後我收到Peter的來信。信上說他當時以為只要逃離,他就有機會重新開始,他請我要相信他,他會把欠我的一切慢慢還我的……。
    一邊讀信,我想起我們曾經有過的理想,失落、想起算命師父的預測。那時候,我忽然理解到,我並不真的要誰死掉,我們只是都必須靠著某種對命運的假設活過來而已……。
    信封裡面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我把信封倒過來抖一抖,掉出了一張紙,我拿起來一看,訝異地發現那是一張十萬元的支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