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光照亮前程◎奚淞  

    有這麼一則相關於佛法修行的譬喻故事。要設想一下:設若自身是情節中的主角,該怎麼辦?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住在李莊的李三,為了辦一件重要的事,必須連夜趕到王村去。離開家的時候,他拿了一盞照明用的油紙燈籠。 
    沒有月亮的晚上,郊野道路很不好走,樹林裡彷彿魅影重重,遠方傳來野獸的嚎叫。李三走著走著,漸漸變得心慌意亂起來,第一回孤身趕夜路的他,意識到自己已陷身於各種可能的危險境地中。
    他抬頭看,是一片黑;向四周瞧,也是一片黑;對比於廣大無邊的黑暗勢力,個人的存在顯得多麼渺小、不足道;低頭看手提的一盞燈,那燈火也微弱到似乎一陣風就足以吹熄。李三真的害怕了。他手腳發軟,完全失去繼續行動的意志,就在這荒野中途,掩面蹲坐在地……
    就像故事裡的李三,誰都可能徬徨於生命中途。宇宙時空何等廣大,人生無常短暫宛如朝露;世間問題波濤洶湧,個人勢單力薄,如何抵擋;思及這一切,要不陷於虛無絕望也難。然而,對於佛法修行人而言,卻從對生命實相的觀照中,找到了一份支持行動的著力點。
    五世紀覺音尊者在《清淨道論》中說及:「人命在一念之間。譬如馬車轉動之時,只在一點著力;停止之時,亦在一點上著力。人命亦然,唯有一念之長,一念盡則命盡。」
    這段描寫人生只在當下一念間的話,亦足以令人心生行動的勇氣和智慧。因為不論世途險阻有多少,真正需要面對執行的,不過是「如輪輾地」的當下一刻而已。與其因瞻前顧後的怖懼而放棄當下,不如專注於「一點著力」的平穩。
    正如前述故事中的李三,他不應該忘了他手中確實掌握著一盞燈籠。黑暗雖大,燈籠的光雖小,這光卻足以照亮他一跨步的路徑。路途雖遠,一跨步雖小,每一個當下的跨越卻足以連接至他欲前去的目的地。
    對佛法修行人而言:正念正知,活在當下;一步的平穩,增添對下一步的信心和喜悅。而故事中李三手提一盞燈,也即是人人本自具有的一盞心燈。徬徨失措於生命曠野的人,當以心光照亮前途,起身而行。
    多年來,從閱讀《流亡中的自在》自傳始,我讀了達賴喇嘛許多書。而後,達賴喇嘛二度訪台,我有幸參加法會,親聆法王講《心經》、說《佛子行三十七頌》,也應眾回答各種各樣的問題。聞法喜悅之餘,也令我更懂得如何護持自己人生的步伐。
    出於深邃的佛法素養,面對當今世界一切政治、經濟、科學、心理、環保議題,令人驚異的,達賴喇嘛都能從容、週整而圓滿地予以回答。這是何等強大而明亮的心光!想到達賴喇嘛坎坷艱鉅的生命經驗,是如何才能歷流亡而得自在的呢?
    謎底可能就藏在法王的眼淚裡罷?!我這樣想。
    二○○一年,達賴喇嘛在桃園體育場開示《心經》,在解說到龍樹菩薩的「空正見」和「菩提心」,忽然掩面流淚。流淚繼續了幾分鐘,言語中斷,全場數千人陷入沉默。這沉默,倒像是憑空響起巨雷,帶給所有聽法者以巨大衝激。相信許多在場者都和我一樣,覺得心門被一股溫暖的光明推開,禁不住也跟著法王一起流淚了。
    事後達賴喇嘛微笑道:「如果說有前世,我想我大概是龍樹菩薩在世時,為他掃地持奉的童子罷。不然,為什麼每次一說到空性智慧和慈悲心相互關聯性的時候,就覺得悲喜交集呢?也因為空性智慧的了解,以及真正慈悲心的發起都並不是容易的事,我的眼淚也代表一份祈願,祈請你們都能進入『空正見』和『菩提心』!」
    誠如達賴喇嘛再三強調,沒有任何上師可以用加持力使弟子進步、開悟。上師所做的,只是指出修行之路而已。達賴喇嘛對佛法、對世事的許多洞見,來自於他強大的慈悲心光。藉此明照示範,我們也當燃亮自己心底一盞燈火,正念安步前行了。
    (寫在天下雜誌《達賴新經—達賴喇嘛心靈對話錄》出版之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